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作者:西呱(下)

字体:[ ]

 
 
第48章 聚会 我到了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以前江画习惯了乔修远面瘫嘴巴毒, 分开一段时间后,他竟不太习惯了。
  而乔修远四个月不在,期间内他习惯了被爸妈和越歌哄着惯着的, 冷不丁被贬低, 还真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儿时的崇拜滤镜被不住敲打,不知不觉中, 已经崩裂出了蜘蛛网状的裂痕,江画瘪了瘪嘴,突然有些想念越歌。
  他进步一点点越歌都会夸奖他,从来不会说他没有长进。
  不想在生日因为这种小事吵起来,江画压下喉间的争辩,闷闷说了句。
  “乔哥好像也没什么变化。”
  苏闻本来想打圆场, 一听他带着点不满的小回击, 话音一顿, 有点忍俊不禁。
  乔修远自然听出他话中的意思, 不过从小被江画惹火的次数数不胜数, 这种回嘴激不起他太多情绪变化。
  “还是有的,在国外几个月,你乔哥脾气见长。”苏闻不介意落井下石。
  江画点头,一脸赞同:“我看也是, 在国内他都没和人打过架。”
  要不是听到乔修远出国后和人打架的消息, 他也不至于这么担惊受怕。
  苏闻笑意更浓,眼见着乔修远脸色越来越黑,在将人惹火前转开了话题。
  “对了, 伯母说,今年的聚会有邀请你的同学?”
  “...嗯,我老妈自作主张, 可气死我了。”
  “这样啊。”
  苏闻若有似无地瞄了乔修远一眼,乔修远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漆墨的双眸幽深闪烁,明显听进了心里。
  两人谁都没注意到,江画也在忐忑偷瞄着乔修远的反应,但他只能瞧出一张面瘫脸,看不太出隐藏之下的情绪。
  既然看不出,就只能试探了。
  江画吞了吞口水,做了两个深呼吸,正鼓起勇气要说话,却被应付完旁人,朝三人走来的江母不经意打断了。
  “苏闻来了呀,还有修远,真的辛苦你们大老远跑回来了。”
  “...”
  江画鼓足的勇气顿时泄光了。
  面对江母,苏闻和乔修远一向谦逊客气。
  苏闻恭敬说:“画画生日,我们赶回来是应该的。”
  看着苏闻,江母笑容更加慈爱,等转向乔修远时,唇边的微笑稍淡了些。
  “修远,既然你都回来了,找个机会和画画好好聊聊,他前些天失魂落魄的,我就猜,可能是又被你凶了。”
  江母慢声细语地说着,外表看不出嗔怒,可那份不满却明明白白藏在了话里。
  乔修远本来就姓子冷,闻言嘴角崩得更紧,碍于对方是长辈,只能脸色难看地点了下头。
  除开是幼时玩伴,几家在商业上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部分时间是利益的共同体,但也不乏互为竞争对手的时候,在商言商,但表面上的和谐是必须要维护的。
  要说谁最了解江画的喜好,那非江母莫属。
  从小看到大,她最清楚江画多喜欢乔修远,有些话她跟江画说多少遍不顶用,乔修远一句却堪比圣旨。
  这个社会多年前就不再限制姓别恋爱,因为江画被保护的太好,对于他与乔修远和苏闻玩在一起的事,江家一直没有反对,现在见他明显更倾向乔修远,虽然乔修远不称江母的心意,江母却依旧希望能遂了儿子的喜好。
  江母压下心中这股火,这会儿突然和江画想法重合,也打算试探试探乔修远的态度,只不过两人试探的方向却截然相反。
  她美眸一转,饶有深意地说:“我还记得你们小时候在院子里玩的过家家呢,几个小豆丁像模像样地扮夫妻,没想到一眨眼都这么大了,关系还这么好。”
  江画从小就心大,因为痛觉神经敏感,除了受伤或挨打的疼痛感,其他记忆都很模糊。
  “过家家?”他一脸茫然地问。
  江母慈爱地摸了摸儿子粉嫩嫩的小脸:“是啊,你那时傻乎乎的,还吵着要和修远结婚呢。”
  话音一落,乔修远目光一沉,苏闻的脸色也变了又变。
  然而还没等他们说话,江画先倒抽了一大口凉气,一脸听到恐怖故事似的惊恐,头摇成了拨浪鼓。
  “不可能,我肯定是胡说八道的!”
  江母:“...?”
  江画这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顿时让几人一同愣住了。
  在场的人都看着江画长大的,别说江母,就是乔修远自己都觉得这个缠着自己的粘豆包可能喜欢自己,找越歌麻烦也不乏有这个原因,乍一听江画比自己反应更快的拒绝,心里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
  告知一个天才,他几年的判断有误,天才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最后,还是江母最先反应过来,长舒了一口气,欣慰道:“是啊,你那时候太小了,什么都不懂,根本算不得数。”
  意外卸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江母又和两人闲聊几句,就带着江画去别处炫耀了。
  两人走后,气氛安静了一会儿,苏闻拿过两杯侍者托盘上的香槟,一杯端在手里,一杯递给乔修远,意味深长地睨着他:“什么想法?”
  乔修远接过酒杯,音色冷冽:“松了口气。”
  苏闻看着他铁青的脸色和紧锁的眉头,勾起了嘴角。
  玻璃杯‘叮’地在半空轻碰。
  “真巧,我也是。”
  ......
  八点钟,喧嚣散去,晚宴落幕。
  在会场内游走几个小时,江画感觉骨头架子都要累散了,回家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房休息了。
  临睡前,他强提起精神给越歌发送了一条晚安,想到零点时会收到祝福短信,特意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手机信箱险些挤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