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青葱遇斐然 作者:三月晓柳(上)

字体:[ ]

 
  文案:
  校园与职场 1v1 he
  忠犬、痴汉、间歇姓狂躁、神经病攻
  美貌、正直、宁死不屈受
 
  爱是你死我活的较量,
  他的出现本是要救他于水深火热中,
  最后,他却成了他的水深火热。
  齐斐然:有些东西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你看这根电线杆子,看起来是直的,其实并不如此。
  林时新:呵呵,要想它弯,除非断了。
 
  职业版:
  大杀四方、机智灵巧、记者受 VS 逐渐黑化、不停反转、金融攻
  俩人强强对决,斗智斗勇,但是很爱很爱对方~
  中度狗血 刀尖舔糖 小虐怡情
  有些爱,你不见棺材不会明白。
  坑品有保证。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时新,齐斐然 ┃ 配角:若干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怪我辣手摧残只怪你太美
  立意:家暴者终将被制裁
 
 
第1章 
  林时新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桜市常年多雨,早上六点钟时,他翻了下眼皮,听到窗外瓢泼大雨的声音。此时大雨已经停了,天空像被灰色的布帘盖住,阴阴沉沉的,床的另一边已经没有那个人的温暖。
  林时新坐起来,头发乱七八遭的,他默然的看向窗外,推测着齐斐然离开家的时间。
  雨伞靠在鞋柜旁边,他走的时候应该没下雨。林时新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仿佛他不是做完想做的事情就离开,而是事后睡了一觉,就是给了他尊严,给了他希望,让他好受一点。
  脖颈后面沉甸甸的酸痛时时传来,让他回忆起夜里一直大力压在上面的手掌,粗糙、温热、宽阔。每次与齐斐然对峙的时候,他的第一招总是一掌拍过来,铺天盖地压住他的后脖子,他努力晃动脑袋,也解脱不了桎梏,就只能脑袋耷拉下来,脸陷进棉被里,艰难的喘气。
  昨晚七点多的时候,齐斐然用钥匙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盒芝士蛋糕,一脸紧张的看着林时新。林时新坐在椅子上开着电脑,正在写稿子。
  “吃饭了吗?我买了蛋糕,芝士的。”齐斐然慢慢走近他。
  林时新没有抬头,手指快速敲着键盘,一行行字显示在屏幕上。
  齐斐然把蛋糕放在桌子上,拉过一把椅子在林时新边上坐下,轻轻把林时新坐的电脑椅转了半个圈。
  “我问你,吃饭了吗?”
  林时新轻轻皱着眉头转过脸看着他。
  齐斐然按捺住自己想扯扯他的脸的手,无声地看着他,似乎在等林时新给他一个契机。
  一个发火的契机。
  林时新不会那么笨。他避开与齐斐然对峙的眼睛,脚往桌子边上划动,带着椅子来到桌子旁边,沉默的打开蛋糕盒子。
  齐斐然轻轻松了一口气。
  冯记芝士蛋糕在桜西区,离这里有二十多公里,盛名在外,每天只做200个芝士蛋糕,营业三个小时就歇业。
  住在自己小区隔壁的齐斐然应该是一早晨就开车去那里买了蛋糕。林时新瞟了眼挂在墙上的钟,快九点了,难道买这个买了一天?
  意大利上好的乳清干酪加上层层堆叠的奶油、椰蓉、草莓,这是林时新特别喜欢的松软甜腻味道,齐斐然在一旁专注的看着他用小勺一块块切割蛋糕,放到嘴里抿着吃,眼睛里的讨好和愉悦混杂着,看到他嘴角的芝士时,眼中的欲/望更是无法隐藏。
  林时新在这种热辣辣的注视下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他警告似的一瞥齐斐然,齐斐然慌忙看向别处。
  “老于说,你的证件,可以补办,不过,还要等些时候。”齐斐然赶紧放出第二个示好的信号,之前林时新好不容易考到的从业资格证,就是在他的手里,被撕成碎片。
  林时新轻笑一下,无奈的说:“补办了又怎么样,我又出不去”。
  齐斐然不作声,他在犹豫是否要让步,说他可以继续工作,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在桜市。
  可是一次让步,后患无穷。想起之前俩人歇斯底里的争吵、痛下狠手的殴打,他实在不想再招致祸患。
  他觉得自己已经伤痕累累了。
  林时新喝了一口齐斐然刚端过来的茶水,望向窗外,“你这样,有意思吗?”
  “又来了。”齐斐然心里哀叫一声,每次讨论有意思没意思的话题时,他都辩不过林时新的嘴皮子,最后只是把自己又往“仗势欺人、无理取闹”的结论里再推一步,他的形象已经够恶劣了。每到夜里,齐斐然回想着林时新对他下的判词,就觉得自己已经进入到万丈深渊了。
  “要怎么做,才能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呢?”齐斐然绝望的想着。可身体却不随着自己的心,已经转身去关了房间里的灯。他必须要关灯,不能让林时新看到自己的“丑恶嘴脸”,在自己的罪行上更添罪证。
  “有意思还是没意思,我说了算。”齐斐然冷静的说。在黑暗中走向林时新。
  林时新噌一下站起来,握紧拳头。
  黑暗中,齐斐然告诉他,“我说过了,你不要跟我比力气,最后吃亏的总是你。”
  距离他们相识,已经过了七年了。
  林时新没有父亲,记事时只和母亲生活,母亲常年在服装厂打工,做的是剪线头的工作,把一件衣服或者裤子的线头全部剪掉,可以赚一块五毛钱,林时新的母亲林月娥眼睛不好,常常剪一会儿眼睛就会淌泪,每天早早起床上班,到天黑透了回家,才能赚80多块钱。
  深知母亲赚钱不易,林时新学习刻苦,即便从没有参加过课外辅导班,他的成绩也十分优异。林时新的姓格温软,说话总是慢条斯理,未开口先爱笑,又很善解人意,别人问的学习上的问题,他从来都耐心的回答,一直是班里人缘不错的好好先生。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