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全世界我最爱你[娱乐圈] 作者:林盎司(下)

字体:[ ]

 
 
第一零二章 林安澜的记忆(上)
  晚上8点的时候, 林安澜戴好了口罩和帽子,去了家附近的电影院。
  他包了场,一个人看着大屏幕内程郁的悲欢离合。
  电影的剧情很好, 虽然还是他不那么感兴趣的社会派推理, 但是却因为悬念的设置以及程郁精湛的演技,让人忍不住在最后潸然泪下。
  林安澜看着男主决定自首, 告别他心爱的女孩儿,心里感动,眼泪也不自觉流了下来。
  他站起身,戴好帽子离开了电影院。
  出去的时候, 外面下起了雨, 雨很大, 林安澜费了点时间才叫到了车。
  他冒着雨上了车,报了自家的地址,师傅一脚油门, 再次开动了车子。
  林安澜看着窗外的雨幕,只觉得自己似乎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了。
  记忆里, 似乎也有这么一场大雨, 是在什么时候呢?
  他想起来了,是在他去找程郁那天,那天的雨也很大, 那几天,雨都很大。
  他想到了那天, 就想到了他问程郁的那句“你是我男朋友吗?”
  他现在想起来了,他第一次问程郁,“你好,我是住在这里吗”的时候, 程郁没有回答。
  他是在他问出那句“你是我男朋友吗”之后,才回答的。
  那时候的程郁应该是很意外,又很惊喜,所以在电光火石之间,调整好了心态,回答了他的问题。
  道德之外,情理之中。
  林安澜能理解,尽管他不赞同。
  天空有惊雷闪过,林安澜惊了一下,感觉自己很久都没有听到雷声了。
  司机猛地踩了刹车,林安澜一个前倾,听到司机说,“差点撞了,这种天气,最容易出事了。”
  “没事。”林安澜道,“我不着急,慢慢开吧。”
  “好。”
  司机重新发动了车子,林安澜听着雨声,总觉得心里烦闷。
  他莫名开始头疼,林安澜按了按眉骨,却还是疼。
  一路头疼的到了家,司机把他放在了楼下,林安澜付了钱,回了家。
  他洗了个热水澡,又冲了杯冲剂,预防感冒。
  窗外的雨还在下,噼里啪啦,仿佛竹筒倒豆子一般。
  林安澜不太舒服,喝完冲剂就睡了。
  他睡的不太安稳,梦很乱,没有头绪。
  半夜的时候,天空突然响起了雷声,一声一声,响在林安澜的耳畔,打在他的脑子里。
  林安澜被雷声吵了起来,坐靠在床上,却只觉得脑袋愈发的疼。
  雷声越来越大,他的脑袋胀痛的似乎要爆炸。
  那些他没有见过的画面与曾经,顺着雷声,和着雨声,在这个雨夜毫无顾忌的挤进了他的脑子里。
  他的头疼得厉害,脑子里的画面纷繁旋转。
  他无助的敲了敲脑袋,却没有任何作用。
  等到林安澜觉得自己的脑袋没有那么胀痛的时候,他才终于再次躺到了床上。
  雷声早已经停了,没有停的是他心里的雷声。
  他在一片繁乱的心绪中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再次醒来,林安澜坐在自己的床上,回忆着昨天的事情,又回想起过去的事情,他才惊讶的发现,他的记忆回来了。
  他恢复记忆了。
  林安澜震惊的坐着,甚至一瞬间感觉自己分不清现在的他是哪个他。
  是失忆前记忆停止在8月的他,还是失忆后,记忆从8月开始的他。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奇怪到令他不知该如何反应,许久,他似乎才终于适应了,慢慢下了床。
  林安澜进了卫生间,洗漱时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眉眼清淡的自己,他隐约觉得自己变了,定睛一看,却发现自己又似乎没变。
  他擦了脸,放毛巾的时候,却看到了手上的戒指,那枚程郁送给他的戒指。
  林安澜沉默的看着,慢慢叹了口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失忆的时候和程郁谈一次恋爱。
  这么多年,他一直避开程郁,不止是因为和蒋旭的约定,还有他隐约能感受到的,程郁对他的执念。
  他们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最普通的同学,不常来往,交谈也很少。突然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程郁来问他题,约他一起打篮球。
  高中的程郁是很受欢迎的那种男生,长得帅,家世好,上课不听讲,偏偏成绩又不差,满足了许多青春期少女的幻想。
  林安澜并不讨厌他,相反还有些欣赏他,他觉得他这样的富二代,一看就是从小在幸福中长大的,不食人间烟火。
  只是他生姓淡漠,那些欣赏,并没有流露出来。
  他的童年时期记忆不太好,导致他从那以后,就习惯自我保护,对人不信任,更不会主动对别人示好。
  在福利院的时候,和他关系最好的是小乔,因为小乔是第一个关心他让他不要再等了的人,也因为小乔是主动牵起他的手带他回去的人。
  后来,他的养父母领养了他,他的心思便全在他的养父母身上了。
  他不在乎朋友,不在乎其他,只希望他的养父母能留下他,能爱他。
  可是他不在乎,他的养父母在乎。
  林父领养他的时候,两鬓都斑白了,他和林安澜差了太多了,他怕自己不能满足林安澜的小小的精神世界,所以他给林安澜挑了一个朋友,那就是蒋旭。
  幼年的蒋旭活泼开朗又懂事,林父把林安澜交给了他,让他带着他去学校,去玩,去和其他人交朋友。
  蒋旭全都做到了,他甚至因为自己比林安澜大,所以一直主动的照顾着他,生怕这个看起来白嫩可爱的弟弟有什么事。
  他们的友情就是在这个年纪发芽的,蒋旭不断的给他们的友情浇水施肥,认真的照顾着这颗小树苗,等到林安澜再回首,小小的树苗早已经长大了,虽然没有长成参天大树,但是,也已经不小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