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恶性依赖 作者:金刚圈

字体:[ ]

  《恶性依赖》作者:金刚圈
  文案:
  陈韵城有一段如同噩梦的童年经历,只是他没有想到,过去了十六年,他会再见到与他拥有过同一段经历的宁君延
  十六年过去,宁君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医生,家境富足优越,他以为自己永远不需要去回忆那一段经历,直到陈韵城勾起了他心底的黑暗,恶劣的念头破茧而出。
  本文攻追受,且攻对受箭头极粗,本质小甜饼,不洒狗血
  作品标签:现代  都市  情投意合
 
 
第1章 
  陈韵城今天是第二次在路口看见那个小女孩了。
  小女孩看起来七八岁年纪,或许不止,因为很瘦,穿在腿上的长裤显得很宽松,衣服虽然不脏,但像是洗了许多遍,已经褪色了。
  她出现在路口一般是上下班人最多的时候,跟着一群路人一起过马路,两只大眼睛寻找着可以下手的目标。可是她的运气很不好,陈韵城昨天看见她在路口来回许多趟也没有找到得手,而今天她刚刚伸出手的时候,一个交警骑着摩托车过来路口指挥交通,她吓了一跳,连忙把手缩回来,双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沿着街边缓缓离开了。
  陈韵城收回目光,身下的椅子翘起两条腿,身体往后仰着,手臂抱在脑袋后面,两条长腿架在货柜上,继续看电视机里的球赛。
  直到有个老主顾来买烟,陈韵城把两条腿从柜台上放下来,打开玻璃橱柜给他拿烟。
  老主顾一手接过烟盒,一手去摸身上打火机,说:“这两天降温了啊。”
  陈韵城道:“是啊,该把羽绒服找出来穿上了。”
  老主顾点点头,摸到了身上的打火机,点燃一根烟一边抽一边往外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冷了,这两天到晚上八九点钟,陈韵城的小卖部几乎就没了生意,他会把卷帘门往下拉一半,让店里的光线和声音从下半扇门里透出去,这样来买烟的老主顾会在外面敲一敲卷帘门,然后从下面把头钻进来。
  而陈韵城坐在里面看电视也不会太冷,放一个很小的取暖器在脚边,就足以温暖整个面积不大的小店铺了。
  电视上在放一部谍战片,陈韵城看得有些漫不经心,直到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外面用力敲卷帘门,便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喊道:“进来就是了,还没关门。”
  一个年轻女人手里抱着孩子,艰难地从卷帘门下面钻进来。
  “嘉嘉?”陈韵城有些诧异,“怎么是你?”
  女人名字叫顾瑶嘉,实际上陈韵城并不知道她的全名,只知道她是周彦女朋友,平时听周彦喊她嘉嘉,也就跟着叫她嘉嘉。
  顾瑶嘉头发有点乱了,她先拨了拨头发,气息不太稳地说:“城哥,你今天见过周彦吗?”
  陈韵城摇了摇头。
  顾瑶嘉抱在怀里的孩子不安分地伸展手臂,她低头看一眼孩子,说:“他一直没回来,我打他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陈韵城说:“他没来找我。”
  顾瑶嘉问:“那你能帮我找找他吗?”
  陈韵城拿起手机,先拨了周彦的电话,发现对方手机关机,随后看向顾瑶嘉问道:“他会是去KTV了吗?”
  顾瑶嘉说:“他辞职了。”
  “辞职?”陈韵城奇怪道,“为什么要辞职?”
  顾瑶嘉摇了摇头。
  陈韵城犹豫一下,拿手机拨了张文勇电话,响了好几声对方都没有接,他挂断电话,看顾瑶嘉抱着孩子可怜兮兮的模样,说:“我去KTV找人问问吧,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顾瑶嘉说:“我不去了,宝宝不太舒服。”
  陈韵城点点头,“那你先回去吧。”
  顾瑶嘉抱着孩子先走了。
  陈韵城关了店里的顶灯,从卷帘门下面钻出来时,正看到顾瑶嘉的背影。
  顾瑶嘉看起来非常年轻,即便生了一个孩子,陈韵城怀疑她还是不到二十岁。她和周彦来往大概三个月就搬到一起同居,之后就怀孕生孩子,两个人租住在距离陈韵城小卖铺只有几分钟路程的一个老小区里,到现在都还没有领证结婚。
  陈韵城把卷帘门拉下来,用脚踩了一下,从外面锁上,之后裹紧他的羽绒服朝地铁站方向走去。
  这件羽绒服买了差不多快三年了,买的时候就不贵,时不时会从布料里钻一根羽毛出来,到现在陈韵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它越来越薄了。
  过几天要不去买一件新的吧,陈韵城一边朝前走,一边在心里盘算。
  不管外面天气再冷,地铁站里还是温暖的,而且过了下班高峰人流也并没有减少太多,陈韵城挤上地铁车厢依然没有座位,他站在角落,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张文勇回他电话。实际上他和张文勇许久不接触了,如果不是为了周彦的事情,他并不太愿意和张文勇这些人联系。
  周彦工作的KTV叫光彩世界,是一家新开的KTV,地址在一条充斥着酒吧餐饮的街道上。周彦大概是三个月前跟着张文勇一起过去工作的,他在KTV当服务员,遇到来闹事的也是张文勇的打手。
  KTV大门是两扇自动的玻璃门,人走近了门自然朝两边打开,中间的地板上铺着红色地毯,写着俗不可耐的黄色大字:欢迎光临。
  陈韵城进去的时候,和一个正朝外走的男人擦身而过,距离有些近了,两个人都侧了侧身。
  那个男人比陈韵城要高,陈韵城自己一米八一,他猜测对方估计有一米八七到一米八八左右,穿了一件黑色的长款大衣,脚下皮鞋漆黑光亮。
  擦身而过的瞬间,陈韵城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正好男人也低头看他,于是陈韵城正看见那张英俊又稍嫌冷漠的脸。
  陈韵城愣了一下,他停下脚步,而男人已经抬起头朝外面走了出去,陈韵城回头去看便只看到他挺括的背影,闻到一丝很淡也很冷的香水味道。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