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和渣攻离婚后我怀崽了 作者:浅无心(下)

字体:[ ]

第50章 
  记忆里的福利院没什么特别, 小孩子不少,都是家长没时间抚养、送来看管的。江向笛那时候性子活泼,跟他们玩成一片,不过没那么疯。
  每天很热闹, 因为年龄小所以无所顾忌, 江向笛听到那句话后, 特意回头望了一下, 看到那个躲在人背后、有些胆怯的男孩。
  眼睛明亮, 长相俊秀,因为被人说了, 嘴巴鼓起来恼怒反驳:“你瞎说什么!”
  旁边的小女孩便说:“刚刚小老师来讲故事, 你一直看着江江的。江江笑,你也笑, 你还说不是在学他?”
  小男孩涨红了脸, 江向笛没出声, 但福利院里的小朋友们都很友善,吵完两句很快就合好, 又聚在一起玩,这件事也没往江向笛心里去。
  因为福利院跟幼儿园不同,小朋友们不回家, 晚上也睡在那里, 江向笛住了快一年, 他外公身体好了,他便被接了回去, 正常上学,回来就由外婆照顾。
  至于邓萱,常常一个月才回来一趟。
  那时候的小朋友江向笛都没再联系了, 毕竟当时连联系方式也没有。
  刚刚遇到的男人说他们一起生活过,而江向笛也终于想起来了,那么对方应该就是姚锦。
  江向笛觉得世界上应该不会有第二个姚锦,那么,这个姚锦便是朱枫口里的姚锦,那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他不是以德报怨之人,况且姚锦故意伤害,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
  正想着,江向笛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是靳北打来的,他说:“我到门口了,你记得别提重东西。”
  黄医生嘱托过,江向笛的身体状况不能提着太重的东西,江向笛说:“我让他们送回我家了。”
  靳北:“好。”
  相处久了,其实能发现江向笛平日生活里非常有分寸,跟他的轻微洁癖毛病差不多,谨慎沉稳、井井有条,除了有的时候迷迷糊糊会迷路。
  上了车,车厢封闭着,江向笛闻了闻,说:“你身上有烟味。”
  “有吗?那可能是哪里沾上了。”靳北说,“以后我多注意,你鼻子怎么这么敏锐?”
  黄医生也说过禁止抽烟,靳北会抽,不过很少抽,自从江向笛怀孕后,更是碰也不碰了。
  江向笛摊了摊手,他往后靠在坐垫上,厚实又不乏柔软,望着窗外放松,说:“三天后美协有一场会员晚宴。”
  这就不只是金银花画展了,画展的晚宴主要邀请画商和参展的成员,而协会晚宴,是圈内人的聚会,不会有画商、领导。
  靳北:“那我过来。”
  江向笛愣:“你怎么过来?”
  靳北并没有多思考:“一张请帖,还是很容易的。”
  江向笛:“……”
  差点忘了,这人是个豪门。更重要的是金银花画展过后,靳北所代表的靳家获得了艺术界的一致认可和赞赏,因而没人会拒绝。
  江向笛说:“还有件事,我朋友明天过生日,请我参加,地点在兰会所。”
  靳北一顿,兰会所是S城高档会所,多数为豪门世家的人出入,消费高的吓人。
  江向笛说:“不许不让我去,我跟你说是通知,不是征求意见。”
  靳北看了看他坚定的小眼神,忍不住勾唇。
  以前的江向笛太乖了,对他没有底线的容忍,但如果是喜欢,那至少应该是平等和互相尊重的。
  他不能因为孩子的存在阻拦江向笛的所有社交,靳北说:“只允许玩一个小时,结束了就乖乖回家,我安排人过来接你。”
  江向笛一顿,这是把他当小孩子,还是靳总离婚了控.制欲还那么强。
  靳北继续:“还有,不许随便碰饮料,每十分钟给我发个消息,告诉我你在干什么。”
  江向笛:“……”
  -
  第二天,江向笛又去了趟美术商店,不过店员说姚锦已经离职了,但是留了一张便签给他,是留言:“上次的事,抱歉,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江向笛挑了挑眉,坐实了心中的猜测。
  以至于他到兰会所后,还有些愣神。他来得早,包厢里就曹奕然在,江向笛把买的礼物手表送给他,“生日快乐。”
  曹奕然露出笑:“哥哥怎么看上去不开心?”
  江向笛摇头。没过一会儿,曹奕然的朋友陆续过来了,他在国内的朋友不多,四五个人,大半是美术圈子里的,大家都能聊到一块儿去。
  起初听说江向笛就是最近大热的打卡地点金银花画展的落梅,大家都很吃惊。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江向笛是真的专业。
  他的知识面很广,不但知道很多美术专业知识,而且有自己的想法,几乎看过近三年全球的每一场画展,虽然是线上看的,但已经足够拥有极高的境界和深刻的领悟。
  很快有人起身弯腰:“江哥,我敬你一杯,以后请你多关照。”
  江向笛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的观点,也享受这种头脑风暴式的专业交流,他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
  曹奕然便上前站在江向笛身前,端起了自己的酒杯,道:“今天我生日,我心情好,我替他喝。”
  江向笛一愣,仰头看着青年已经足够成熟了的高大的背影,有些无奈。
  那位朋友也是个爽快的,没介意,跟曹奕然喝了半杯。
  曹奕然问:“江哥,你去不去唱歌?”
  江向笛:“我不会。”
  旁边的人道:“没事没事,江哥就坐着好了,坐着也是一道漂亮的风景线。”
  “我都看到奕然偷看你好几次了。”
  曹奕然道:“瞎说什么东西,不许乱开玩笑啊。去去去,挪开点,别撞人家身上去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