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作者:云涧不归

字体:[ ]

 
文案:
[霸道爱吃醋小狼狗攻×感情迟钝乖巧美人受]
刚开始——
陆渊一脸不屑,傲慢道:“我喜欢乖一点的,听话一点的,还有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动不该有的念头,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谢懿白接过卡,点头说知道了。
被包的那半年,谢懿白把陆渊当做自己老板,尽职尽责,乖巧又听话。
第一次包人,没经验的陆渊,愣生生把包养搞成了谈恋爱,还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总觉得谢懿白对他这么好,肯定是爱惨了他,暗地里喜滋滋。
谁知道合同到期那天。
谢懿白收拾包袱,干脆利落的说拜拜,丝毫没有留恋。
陆渊:???
本文又名《某人总是在自作多情》//《合约到期后请不要纠缠我》//《说好了的不要动不该有的心思呢》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懿白,陆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不管我们就是在恋爱!
立意:真爱无价,努力变好 
 
 
第一章 
  包厢里好多人,男男女女乌烟瘴气,陆渊坐在昏暗的角落里,那张锋利又英俊的脸透着些漫不经心,裹在迷彩裤的两条大长腿利落又随意的岔开,胳膊搭在沙发靠背上,从他一进包厢坐下开始,其他人就开始停止了玩闹,以他为中心。
  期间有几个人怀着小心思,有男也有女,还没近身就被他一个眼神吓退,陆渊常年在部队,却养了一身悍匪气。
  段健央嗨够了,搂住其中一个胸.大腰细的姑娘坐在了陆渊的对面,开始抱怨:“陆渊,你每次出来玩也太没劲了,就坐那什么都不干,没意思。”
  陆渊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一副出来玩已经是给你面子的表情,“你管我。”
  段健央玩笑的说:“你可是太子爷,我哪敢管你,在场的哪家生意不要靠你们陆家,这不是怕你玩的不尽兴,想讨你欢心。”
  陆家生意做的大,又是红三代,在C市可是赫赫有名,跺一跺脚整个C市都要跟着颤上一颤的那种,称呼陆渊一声太子爷可不为过,自从陆渊回来后,其他纨绔子弟可谓是费尽心思讨好巴结,段健央和陆渊算是从小一起长大,说话自然随意玩笑了些,亲近些。
  陆渊从小就脾气不好,像个小霸王不服从管教,他爷爷为了磨砺他,也是想挫挫他的锐气,十几岁就把他送部队去了,三个月前刚回来,把他喊回来为的是让他继承家业学做生意。
  做个屁的生意,陆渊对做生意不感兴趣,还不如他在部队开坦克有意思。
  所以回来后,陆渊就变着法气老爷子,老爷子讨厌什么,他就干什么,比如此刻和这些纨绔子弟不务正业,饮酒作乐。
  又比如包养了一个男的,养在家里。
  老爷子倒还真没被气到,看陆渊是越看越满意,实际上陆渊本就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对于这个小孙子送去部队没能改造成功,反而更不驯,他觉得很好,自家亲孙子就应该这样。
  段健央要说话,便推开坐在他腿.上的那女人,问:“对了,你包养的那男孩怎么样了?老爷子什么态度?”
  陆渊闻言率先浮现的是谢懿白那张好看的脸,每次都故意笑得那么好看,还有他那乖巧温顺的性格,每天不管他回不回去都做好饭菜等着他,永远温温柔柔。
  “没态度。”
  老爷子能有什么态度?在他看来年轻爱玩都可以理解,男的女的都无所谓,只要不上心,玩什么都可以。
  段健央也不意外,老爷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包养了一个男人,又不是爱上了一个男人,惨还是林旸惨,被一男人迷的晕头转向,差点被家里打断腿,现在还没放出来,“听说你包养的那小男孩模样长的特别好,喊过来哥几个瞧瞧啊。”
  陆渊冷淡的瞥了他一眼:“你想看什么?”
  段健央笑得暧昧:“怎么?这么宝贝啊?看看都不可以?”
  陆渊:“没什么不可以。”
  谢懿白准备好晚餐后,用洗手液细致的涂抹了整双手,连指甲缝都洗了洗,实际上他并不喜欢做饭,也不喜欢收拾厨房,等合约到期后,他就可以结束这些不喜欢的事了。
  把饭菜保温,谢懿白照例去书房,找到上次没看完的书继续翻看。
  很快放一旁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备注是老板,他给陆渊的备注,一开始备注的是金主,可他和陆渊两个人的相处又实在是不像,陆渊对自己好像没什么兴趣,所以最后就改成了老板,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更贴切。
  陆渊很少给他打电话,谢懿白就更不会了,他基本不去打扰陆渊,每天做好饭等陆渊回来吃,如果八点陆渊还没回来,他就一个人把饭菜加热自己吃,即使一直等,他也不会主动去给陆渊发短信询问是否回来吃饭。
  没必要,老板回不回来,吃不吃他做的饭菜都不归他管,他只要做他自己该做的就好。
  陆渊打电话,包厢一下子安静下来,连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见,就好似他打的这通电话是有多么重要的事要商讨,那边只响了两下很快通了,然后陆渊就听到对面那特有的好听的声音,像山间的泉水清润,一贯温温柔柔的语调,光听声音就感觉这人脾气一定很好。
  谢懿白轻轻“喂?”了一声,没听见声音,耐心的问:“是有什么事吗?”
  然后就听到陆渊言简意赅的报了个地址,让他过来。
  谢懿白说:“好。”
  陆渊没说什么事,谢懿白也没问什么事,换下家居服,去厨房又看一眼保温好的晚餐,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回来吃,最后谢懿白临走前没忍住吃了两口,才出门。
  这房子在市区最繁华的地段,陆渊名下有好几套房子,不过他基本没住过,没去部队前一直住老宅,几个月前回来就挑了这套住下,因为交通便利,连带着要求谢懿白也住这,谢懿白没所谓,他不是C市人,一直住校,现在暑假,爷爷住院不在家,他在哪住都是住,这处寸土寸金,出行方便,谢懿白出了小区直接就打了一辆车,报了地址。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