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同床异梦 作者:郁华(下)

字体:[ ]

 
第63章 
  清洗过后,周景辞的酒醒了大半,人却仍是软的,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睛看魏骁把温热的淡盐水放在床头柜上。
  周景辞缩在雪白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暖黄的灯光罩在他的脸上,魏骁心中生出无限的安宁与平静。
  他坐在床边,俯下身子亲吻周景辞的额头,“景辞,喝点水。”
  周景辞接过杯子,喝了大半杯才放下。这些年来,每次做完,魏骁都一次不落的这般体贴温柔。他想,自己其实是很幸运的。
  魏骁朝他笑笑,关上灯,钻进了被子里。
  周景辞马上攀住他的肩膀,整个人埋进了魏骁的怀抱中。
  魏骁抚摸着他的后背,“景辞乖,跟我说,刚刚有没有不舒服?”
  周景辞摇摇头。魏骁是最了解他身体的,就算是他自己,也远比不过魏骁懂得如何令自己快乐。
  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周景辞才十五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像是一张未经涂鸦的白纸,一笔一划,都是魏骁带他一起填写的,每一块色彩,都是魏骁与他一同涂鸦的。是魏骁教给他什么是爱情,也是魏骁带他领略何为情,欲。
  这些年里,他们一同探索,也一起体验。
  只不过,他没想过,魏骁竟有一天丢下了他,与别人一起品尝这隐秘的果实。
  想到这里,周景辞心中委屈极了。他不想困于过去,更不想搅乱此时温馨轻松的氛围,所以只垂着眼眸,趴在魏骁的胸口。
  魏骁一边拍着周景辞的后背,一边就着月光打量着周景辞脸上的表情,当看到周景辞脸上的失落后,他顿时慌了神,把怀中的人搂紧,问,“怎么不开心啊?是不是肚子疼?”
  周景辞摇了摇头,过了几秒钟,又点了点头。他刚刚已经上过两次厕所了,现在肚子却还一阵阵的疼着,虽不甚严重,却到底不舒服。
  魏骁连忙把手探进周景辞柔软的睡衣里,捂在他的肚子上,轻轻揉着,“对不起宝贝,是哥哥的错。”
  周景辞笑了两声,“怎么就是你的错了?是我——”
  魏骁连忙打断了周景辞的自怨自艾,他用轻柔的吻封住周景辞的唇,而一吻过后,周景辞未能宣之于口的那些话,终是落回了肚子里。
  没必要的,魏骁从来没想过要嫌弃他的,这些都没必要的。
  周景辞如是告诉自己,渐渐地,心里终于踏实下来。
  魏骁反复亲吻着他的发丝、额头,一边揉着他的肚子,一边抚摸着他的后背。他浑身都熨帖极了,那些个纠结在胸口的怨恨与不甘,也通通融化在这无边的关切与爱意之中。
  周景辞因着肚子里隐隐的绞痛,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他睡不着,魏骁自然是不肯睡的。
  第二天早晨,两个人一起睡到了日上三竿。
  最后还是周景辞先醒的,起来后,他看了魏骁一阵子,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才起身去做饭。
  周景辞已经很久没做过早餐了,手都生疏了,堪堪做了两个煎鸡蛋,结果差点糊在锅里。
  吐司,鸡蛋和热牛奶都一一做好后,周景辞才回房间叫魏骁起来。
  魏骁看到桌子上的早饭后有点惊讶,就着煎蛋,两口把吐司塞进嘴里,接着一边往口中送牛奶,一边说,“饿了?怎么没把我叫起来。”
  周景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就做个煎蛋,还能有多难吃?”
  魏骁笑笑,说,“谁说难吃了。这不是怕你觉得我不干活,心里有意见么。”
  周景辞半天没搭腔,待把早饭吃完,才徐徐说,“你又不是没说过难吃。”
  魏骁脸上的表情僵了几秒钟,他干笑了两下,说,“好好好,是我不好,景辞饶了我吧。”
  周景辞把碗筷往魏骁身前一推,耸耸肩,说“早饶了你了。”
  魏骁识趣地把碗筷收拾起来,端去厨房,吭哧吭哧洗了半天,再回客厅时,看到周景辞正拿着个拖把拖地板。
  魏骁从他身后搂了搂他的腰,“不去歇会儿?”
  周景辞回头看了他一眼,“家里脏了。”
  魏骁连忙低下头去。他虽是把做饭的好手,但若论搞卫生,比起周景辞可差远了。
  魏骁挠挠头,“别干了,我来吧,你回去歇着。”
  说来奇怪,周景辞明明腰酸得紧,却偏偏不想闲着。他摇了摇头,只说让魏骁别管他。
  魏骁站在周景辞身边看了他一会儿,心想,景辞的抑郁症真的好了。
  他忍不住从身后把周景辞整个罩进怀里,亲吻着他的脖颈。
  魏骁的气息湿湿热热地打在周景辞的脖子上,周景辞被他搞得浑身发痒,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
  魏骁将他手里的拖把丢在一边,把人整个转过来,拉住他的手说,“景辞,你真棒。”
  周景辞一怔,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魏骁话里的意思。他摸了摸魏骁的头发,温声说,“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魏骁亲了亲他的额头,轻轻“嗯”了一声。
  中午,他们难得去外面吃了顿火锅,饭店里人来人往,油烟缭绕,周景辞竟没有觉出丝毫不自在来。
  待酒酣饭饱,魏骁结完了账,周景辞甚至还没忘跑到吧台找人开发票。
  吃过午饭后,魏骁又带着周景辞去看了场电影。
  国产爱情电影数年如一日的浮夸做作,两个人都没什么兴致,注意力唯独放在了彼此身上。
  他们在黑暗中握紧双手,不时交换的眼神中,满是缠绵。
  屏幕中的男女用了整整大半部影片的时间,终于跨越了重重矛盾相拥在一起,影院中还浮动着若有似无的声声抽泣,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了bgm的和谐,一束束不悦的目光射向了隐匿在黑暗中的魏骁与周景辞二人。
  魏骁连忙把手机从怀里掏出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刹那浑身一个激灵。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