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小傻子 作者:奶棠

字体:[ ]

 
  文案:
  说在最前面!!受一开始真的是智商八岁那种小傻子,谢谢!!!
  一个隆冬,温先生从大使馆领回来一个小傻子
  小傻子不是真的傻,只是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他的记忆停留在了十八岁那年,见到面的第一天就又甜又软地喊了温先生一声哥
  温先生冷笑着掐住了小傻子的下巴,不许他叫,而是让他跟所有人一样喊一句尊敬又疏离的先生
  小傻子被吼了很多次才改过来
  后来,小傻子恭恭敬敬喊先生了,温先生却陪笑着让他喊哥哥,小傻子不愿意了
  重要提示:①本文养崽崽②受前期真的是小傻子③酸酸甜甜
  内容标签:生子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岁安,温黎东┃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满腔深情皆赋予你
  立意:要乐观的面对生活
 
 
第001章 
  这是温家的私人飞机,于晚九点降落在非洲广袤的大地上。天地阔远,星子明亮,机身所在的这方空间的气氛却格外沉闷,这般沉闷的气氛在飞机的主人现身那一刻达到了顶峰。
  从得到消息起,温黎东已经二十四小时未曾合过眼,过度的劳累并未在他脸上留下过多的疲态。他的神情仍旧冷峻,身姿依旧挺拔,只有眼底的淡淡血丝暗示着这个男人的精神状态即将触底。
  温黎东走下台阶,机身附近的一位女士立即走上前,这是温黎东的秘书之一,半年前为了配合一个项目的完成来到这个国家。
  两人见面没有任何多余的寒暄,温黎东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他情况怎样?”
  李秘书欲言又止,“有些复杂。”
  接下来,温黎东沉默了,他只点点头,眼神晦暗不明。
  在去医院的路上,温黎东与李秘书同乘一辆车,他目光落在手中的一叠资料上,他看得很慢,像是要将每一行字熟记于心。
  李秘书说:“大使馆那边给了确切消息,苏先生在紧急联系人上只填了您的信息,而他醒来后也一直在找您。”
  耳边是李秘书的声音,温黎东不禁有些晃神,不自觉的便想起了一天前来自大使馆的那通电话,以及接到那通电话时的感觉。
  苏岁安是温黎东分手四年的前男友,是国际上小有名气的钢琴家,这座城市是他所在乐团公益巡演的最后一站,没想在离开的前一天,乐团成员居住的酒店遭遇了恐怖袭击。
  苏岁安被救了回来,却忘了大部分事情。
  晚十二点,医院八楼的一间病房中仍旧亮着灯,床上是一个漂亮的青年,他拥着被子,正乖乖地抬起头让医生检查。
  病房中除去医生还有两个中年男人,待做完检查后,苏岁安的视线投向了其中一个中年男人,他眨着眼睛,似乎有些委屈,问:“郑领事,我哥哥什么时候才来啊?”
  郑领事是一位长相很温和的男人,他指了指手机,笑道:“温先生已经在路上,大概半小时就会到医院。”
  苏岁安心情突然就很不好了,他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只留下一个乌黑的发顶,头发丝儿都透着委屈和难过。
  他已经等了很久,一天又一天,实在是很想念温黎东了。
  闹脾气的小朋友不好哄,郑领事碰了一鼻子灰,最后带着秘书讪讪离开了病房,然而一推开病房的门便迎上了一个英俊的男人。
  所有人都被拦在了门外,温黎东独自进了病房。
  与所有的病房一样,这儿的空气也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温黎东的脚步踩在门前一米左右的地方,深沉的视线落在床上的那个鼓包上。
  时隔四年的再次见面,饶是温黎东这般强大的男人也需要做很多心理准备。
  可是失去许多记忆的苏岁安不用,他听到了动静,立即钻出了被子,在看见门口站着的男人时,他的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欣喜。
  未等温黎东反应过来,一团温热就已经扑进他的怀中,干燥的唇触及到了一点湿润,耳边是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委屈与抱怨,“哥哥,你怎么才过来啊。”
  是活生生的苏岁安,温黎东的心陡然安定下来。
  然而下一秒,温黎东就冷着脸把人推开,他看着茫然无措的苏岁安,冷漠地吐出几个字,“谁是你哥哥?喊温先生。”
  苏岁安懵了,但手指还是捏着温黎东大衣的一角,他更委屈了,眼眶立即红了一圈,声音却很大,“就是我哥哥!温黎东就是我哥哥!”
  苏岁安根本就不想听温黎东的话,死里逃生不久,他还处于一种十分没有安全感的状态,哪怕不记得许多事情,却依旧凭借着本能去依赖温黎东,那个从小同他一起长大,不让他受半分委屈的温黎东。
  可温黎东的表情实在太冷漠,苏岁安根本受不了,不多会儿就开始哭,情绪逐渐失控,抱着温黎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像只可怜的猫崽儿。
  温黎东没想会这样,行动先于意识,他立即横抱起苏岁安,将人妥善放在床上后又开始细致的哄人,也不是真的哄,就是板着一张脸不许苏岁安哭。
  于是苏岁安哭得更厉害,隐约有些脱力,温黎东知道苏岁安有哮喘,不敢大意立即抬手按了呼叫器,这回是一句重话都不敢说了。
  医生进来后给苏岁安注射了镇定剂。
  安安静静的苏岁安看上去很乖,温黎东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他握着苏岁安的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医生是华国人,双方人员交流起来并无障碍,他小声交代着苏岁安的情况。
  医生说到一半时,温黎东打断了他,“智力受损是什么意思?”
  这一点在前一天的通话中并没有提到,温黎东也就是这时才明白李秘书所说的情况复杂是什么意思,以及刚刚苏岁安身上传来的违和感是从何而来。
  医生道:“苏先生头部受到伤害,血块压住了一部分记忆神经,这导致了苏先生暂时性失忆,至于智力为何受损……我们初步猜测应该是心理因素导致的。”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