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小叔叔+番外 作者:郁华

字体:[ ]

 
  文案:
  我背弃了养我长大的恩人,但是我爱他。
  -
  野心家白眼狼攻X温柔纯善受
  周宏远 X 程毓
  十年前的周宏远,从没见过那样的人,是温柔、善良、体贴、聪慧,周身带光的神祇。
  十年后的周宏远,只想逃离他的藩篱,是虚伪、懦弱、愚昧、平庸,充斥绝望的一生。
  “我背弃了那个养我长大的人,但是我爱他。”
  ————————————————
  作者微博:郁华
  QQ群:667218509
  特别鸣谢星屑太太送的封面!么么哒
 
 
第1章 
  晚上十一点,正是S大男生宿舍最热闹欢腾的时间,狭窄晦暗的走廊里,来来往往的,是穿着裤头背心的男大学生,手中或是抱着陶瓷盆,或是拿着牙缸,踩着人字拖往洗漱间里蹿腾,屋子里,传来的是声声高谈阔论,间或掺杂着鬼哭与狼嚎。
  走廊尽头走来的,是个形色匆匆的男生,二十出头的模样,头发乱糟糟的,像坨干草,毫无章法的生在头皮上,他穿着一身反复揉搓过得老式T恤,汗水将T恤溻湿,紧紧贴在身上,肩上背了个撑得鼓鼓囊囊的黑色双肩包,一副穷酸学生气,他推开宿舍门,道了声“我回来了”,便将双肩包往桌上一撂,紧接着,衣服都不及换下,便坐在桌前。
  S大的宿舍条件恶劣,八个小伙子挤在小小一间屋里,几乎是你贴着我、我靠着你,若是待久了,胸闷气短都是常有的事情。
  舍友李锐从上铺探下脑袋来,问,“程毓,怎么又忙到这么晚?”还颇有几分嫌弃的摇头,说,“你赶紧去洗漱,一会儿停水了又得摸黑——”
  程毓没抬头,从包里抽出厚厚两本书,紧接着,拿出一个磨得毛皮儿的本子,摊开的间隙答话,“有个数据,差点就测出来了。”
  虽住在同一个宿舍,甚至是同一张床,程毓和李锐却是截然不同的性子,一个酷爱钻研,一门心思铆足了力气做课题搞学术,一个一心钻进了钱眼儿里,全身心捣腾电子设备赚得金箔满盆,别看爱好迥异,相处得却是极好。
  瞧程毓这副废寝忘食的样子,李锐啧了两声,说,“一样是S大数学系的学生,怎么你就这么爱数学?别担心了,保研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程毓笑了笑,不介意李锐的褒奖,眉眼里风采无限,说,“人各有志嘛,锐哥钱赚得也不少啊。”
  另一张桌子上的男生却冷笑了一声,将手中的书一撂,摔门走了。
  程毓无措的挠了挠头,紧接着皱紧了眉头,不再说话。
  李锐瞧氛围不对,打着马虎眼,“程毓你别放在心上,赵启明就这样,神经兮兮的。”
  赵启明成绩也不错,却稍逊于程毓,最后一次张贴公示的平均分,以零点几分之差紧跟在程毓后面,保本校没问题,B大却是悬了。
  突然,门被“啪”一声打开,粗犷的声音将程毓从数字的海洋中整个拽出来,“程毓!你的电话!”
  程毓皱了皱眉头,不无疑惑的看着跑上来报信儿的同学,别说程毓了,连李锐都觉得诧异,自打程毓的母亲程曼红去世后,程毓就再没接到过谁的电话,这次打来的,不知是何方神圣?
  等不得程毓磨蹭,报信儿的同学催促着,“快点儿快点儿,楼下排队的同学还等着打电话呢!你到底接不接?不接别浪费时间啊。”
  程毓站起来,定了定神,“接。”
  程毓快步走到楼下小卖部,穿过几个排队的同学,拿起那部黄中泛黑的电话机,“喂你好,我是程毓。”
  对面是个尖细的女声,带着明显的乡音,以至于一上来程毓几乎是没听懂,“周毓是是吧?我是你嫂子。”
  程毓心中“咯噔”一声,他这才模模糊糊地想起来,自己的哥哥,周云伟是有自己的联系方式的,只不过他们素来没什么联系。
  此时,程毓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打这通电话的会是这个自称嫂子的女人,而不是周云伟本人。程毓心里泛着隐隐的凉意,接着,深吸了几口气,下意识地伸手抹了把汗,说,“是我,程毓,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对面的女人声音又快又尖,带着不耐烦,“你那个死鬼哥哥死了,后天就要发丧了,你来是不来啊?”
  程毓张了张嘴,他的心猛地跳了几下,紧接着,落入谷底。
  “我来。”
  放下电话后,程毓只觉得浑身使不上劲儿来,心中空空落落的。明明他与周云伟已经十六年不见了,明明他们之间向来是只有仇恨、没有牵挂的。可听到周云伟死讯的那一刹那,他却还是这么难受。不仅是为这个多年未见的哥哥,也为了自己。
  他终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这像个摆脱不了的厄运,又像个彻头彻尾的诅咒。
  天还蒙蒙亮,程毓坐在回周镇的大巴车上,看着周边的景物由一排排的高楼变成一片片田地,道路由宽敞平坦变作坑坑洼洼,他的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像是想了许多,又抓不住什么头绪。等到大巴停在了县城汽车站,他才恍恍惚惚地意识到,此番,自己真的回到了阔别十六年的家乡。
  从县城到周镇还要做一个小时的城际公交车,七转八转后,破破烂烂的公交车停在了镇子里。
  程毓下车时,已经是傍晚了,四下打量了一圈,这里仿佛一切都没变,又仿佛一切都变了。
  窄窄的马路,矮矮的楼房,破烂不堪的门面,吵吵嚷嚷的人群,程毓用了好久,才分辨出家的方向,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背着自己的双肩包往家里走去。
  程毓家在镇子的中央,是栋两层的楼房,一楼紧挨着马路的,是个门面,算镇上顶好的位置。程毓的爸爸周军嗜酒爱赌,出力的活儿都做不来,所以只开了间超市,好在当年有程曼红经营着。过去,程毓和母亲还未离开的时候,全家就是靠这小小一间便利店过活的。而今,这便利店连牌子都歪了,玻璃上满是污垢。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