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春夜 作者:偷花儿

字体:[ ]

 
  深情年上攻X自卑爱哭女装受——假扮女友
  【出手相助的英俊男人竟然提出了假扮女友的请求……假戏真做?】
  刚遭遇恋人背叛的女装爱好者方疏默在地铁上偶然遇见了神秘的英俊男人,他有些在意。而接连被看似冷漠的男人出手相助,同时被看到了与前任的尴尬纠缠,方疏默十分感激又觉得不好意思,却没想到接下来男人提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请求......
  春夜里风拂玫瑰,又名春夜爱情故事
  背景略架空,同性可婚;多半都市小半校园,暗恋到双向暗恋。
  深情年上攻(沈令戈)X 女装自卑爱哭受(方疏默)
  !注意:开篇可能会有些疑惑,在后文都会解释清楚。
  【希望在温软深夜孤独、疲惫地乘坐地铁时,能不经意间邂逅浪漫。】
  微博@Flower-Stealer,欢迎摘花儿
  标签:甜宠 年上 小甜饼 情投意合 双向暗恋
 
 
第1章 
  “……我想请你假扮我的女朋友。”男人看着我的眼睛,声音低沉,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愣住。
  “啊?”我不禁小小地惊呼出声,毕竟之前从未想过事情会如此发展。
  我们不过是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从真正的第一面算起也只有短短两个星期,到底事情是如何变成这样的?
  *
  初春的时候,公司空降了一位年轻高层。
  这当然是听栗子讲的。公司高层的变动与我这样的基层部门小职员没有什么关系,而栗子擅长与人打交道并且对于公司的任何风吹草动和八卦都十分热衷,所以即使一起工作这么久,有些时候我仍是会被她惊到——同样的上班时间她如何打听来这么多的小道消息然后来跟我分享。
  我不是不耐烦,相反很乐意听栗子闲谈,只因为她聊八卦时表情活泼,眉飞色舞,那架势比上班时尽心了许多倍,而我总能被她栩栩如生的讲述逗笑出来,实在是朝九晚五的无聊生活中解乏的好方法。
  据栗子讲,这位高层名牌大学毕业,在国外留学两年,之后在职场历练了几年接着空降到我们公司来管理。我就职的公司只是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而所知空降人士姓沈,与掌管集团的家族为同一姓氏,所以栗子同我透露她们猜测沈高层与沈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很可能是沈家的公子。
  其实就这些并不能引起栗子这样的热情,相反她是很不喜甚至反感的。毕竟宁崇市是国内经济、政治、文化重点发展的城市之一,繁盛发达,加上这个时代名门望族和暴发户众多,虽然大多不及沈氏,但富二代贵公子是不少见的,连我也可以说出一两个在网络上有些名气的男士或女士,只不过这些名气由三天两头上娱乐头条带来,并不是正面的。事后做些慈善挽回形象,网友也不买账,有些刻薄的评论直接说是做戏。不过我并不了解,刷过去随便看看罢了。
  因而栗子那段时间连着几天跟我讲沈高层的事迹不是源于他的身世经历有多么让她钦佩,而是她不知从何处七拐八拐认识了秘书室的同事,知道了沈高层长相俊美身材高大不输明星模特,为人却冷峻而不苟言笑,手段雷厉风行,上任后推行种种规定,鼓励公司内部良性竞争和合作,公司里的氛围积极了不少。
  说起来我们部门虽然不像其他部门一样与业绩联系紧密,但从新官上任后也是加班频繁,近来更是进入了每年固定的忙碌季连着半个月加班,成为了常态。即使有足够的加班费,在深夜一个人乘坐回家的地铁时我心里偶尔也会产生一些对未曾谋面的老板玩笑般的怨言,这确实是无辜的伤及,但转而想到月底流水似的缴费单和自己静默的租住公寓,我又不得不有些感激他了。
  栗子为这样英俊、有才华、有魅力又寡言的男士所倾倒——她声称自己是个话唠但绝对欣赏话少的男人,不断与我碎碎念,我不禁好奇到底沈高层长相何如,便问她有没有照片,谁知方才还手舞足蹈的人一下子泄了气,道没有。原来秘书室的同事只是讲得天花乱坠却由于上司严厉没有机会也不敢偷偷拍照,栗子心痒难耐地去公司内部网络搜索,却没想到沈高层十分低调,网页上除了名字和简短的介绍就结束了,连张模糊的照片都没有,让她很是失望。
  栗子丧气的样子像个小仓鼠,很可爱,我一向将她当做妹妹看待,不禁笑着安慰她:“难道你见到照片、合眼缘的话就要主动追求吗?他可是你平日里鄙视的“金贵”的上流社会人士。”
  栗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随即直白地问我:“可是疏默,你不会对这样优质的男人动心吗?我觉得这样的男人对你们的杀伤力也超大诶。”
  我没想到她反过来问我,当时我是怎么回答的?
  ……当时的我,应该是浑身隐约的甜蜜气息,摇着头道:“我有男朋友的。”
  然而只是大半个月就已经物是人非。
  说起来那时候听到我的话栗子就撇撇嘴,不知道在自己嘀咕什么——她一向不喜欢我的男友,不,是前男友席暮柏,说他心思不正,油嘴滑舌,但劝不动我。由于某些原因在感情里我的确是更包容的一方,也知道席暮柏有种种缺点,但只当他是孩子气,实际上是很爱我的。
  爱我,这就够了,足以让我想要去紧紧抓住他。但事实证明我错了,栗子是正确的,我不得不感叹一些女孩子确实独有细腻敏锐的观察力和犀利的直觉。
  而我则是被自己和席暮柏所蒙蔽……算了,总之已经过去了。
  *
  又是晚上十点多,我与栗子从公司大楼加完班出来,一齐乘坐地铁回家。她原是不与我同路,但昨天夜里她家里厨房突然漏水,租住的房子被淹成一片“汪洋”,她处理不了联系了房东,今天房东带着维修人员上门维修整理,屋子住不了人,她便暂时住到与我家位于同一片区域的姑姑家里。
  乍暖还寒的时节,天气阴冷,冰凉玉白的半轮弯月剖开了夜色的幕布。一阵微冷的夜风吹过,我与栗子齐齐裹紧身上的大衣,加快了前往地铁站的步伐。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