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烧不尽 作者:回南雀(上)

字体:[ ]

 
  文案:
  一周六更,周六休息。
  【坐轮椅的废物,不配得到爱情。】
  我一度产生错觉,以为商牧枭会是这个想法的终结者…
  结果他也是这么想的。
  我这边是老房子着火,烧不尽,
  他那头不过一场精心算计,看笑话。
  ***
  人的身体是世界的一个表象,受内在欲望控制。欲望受意志的驱使。意志通过身体传达渴望,支配我们的世界。
  当你的世界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变得前所未有的炫目闪耀,你就该警醒,那是意志的沦陷。
  ***
  商牧枭x北芥,玩世不恭大学生年下攻x清冷理智副教授轮椅受
  歌单《哲学家都住在月亮上》http://music.163.com/playlist/5226238613/3395412164/?userid=3395412164
  (希望大家不要在歌曲下发和音乐无关的东西)
 
 
第1章 你知道他是谁的儿子吗?
  第六次。
  “叔本华认为,人生来就是不幸的,所谓幸福与享受只是欲望的暂时停止,生命的主旋律是痛苦、空虚和无聊……”
  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讲台上方的投影幕布显出相应选段。
  “《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一书中这样写到……”
  第七次。
  “……欲求和挣扎是人的全部本质。”
  余光中,那个人还在看手机。
  十分钟里,他看了七次手机。消息络绎不绝,有那么两次手机刚放到桌上就开始震动,虽然并不是多大的动静,但也足够分散我的注意力。
  在他又一次拿起手机时,忍无可忍,我停下讲课,控制着电动轮椅来到讲台边缘,凝着脸望向对方所在的位置。
  “你……”
  我举起激光笔,准确照射到第三排最右边,靠近走廊的那张桌子上。红色的小圆点缓慢上移,最终停在了桌后面那人心口的位置。
  任何心智还正常的人发现自己被一道不明激光照射,总会下意识抬头寻找来源,对方也不例外。
  穿着宽松白t的年轻男人蹙眉抬起头,脸上明晃晃写着“我不高兴,别来惹我”几个字。当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睇过来时,我甚至升起了一种被凶猛野兽盯视的错觉。
  他现在或许不太饿,无需捕猎,但你要是敢继续在他面前撒泼,他不介意把你撕成一条条的拖回去装饰他的巢穴。
  我抿了抿唇,按灭激光笔,冷声道:“如果你有急事,就去处理,我的课堂不允许使用手机。”
  声音透过耳麦清晰地传递过去,对方一挑眉,与我对视片刻,将手机塞进裤袋里,接着站起来就往门外走。干净利落,没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坐在他身边两个位置的应该是他的朋友,见他走了,对视一眼,拿起书也飞快跟了过去。
  教室门开了又关,我盯着三人离去的背影,不自觉捏紧了手中的激光笔。
  室内陷入诡异而尴尬的沉默,人人都紧张地看着我,放轻了呼吸。他们应该比我还要震惊,竟然有人胆敢在我的课上挑战我的权威。
  也确实,很久没有这样的勇士了。
  收回视线,我对教室最后一排的助教道:“记他们旷课。”
  人群后排举起一只白嫩的胳膊,余喜喜大声应道:“收到!”
  回到讲台中央,调整了下随身麦,我再次按下遥控器继续之前的内容,很快将这一插曲抛诸脑后。
  课程结束,众人散去,我抱着讲义,由余喜喜推着往办公室去。
  “北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个外号,叫做‘北哲王’?”她性格活泼,不喜欢沉闷,可能和以前担任文艺部长的经历有关,就是短短几百米路,也总想活跃活跃气氛。
  我时常觉得,她当助教可惜了,她应该去当娱记,这样也可以冲浪工作两不误。
  “什么意思?”
  树影在地上摇曳,明明有风,却感觉不到任何凉意。都十月了,为什么还这么热?去年的这个时候,明明都开始穿长袖了。
  “南法僧,北哲王。法学系的王楠教授和哲学系的你,并称清湾大学最难搞的两尊神。展开来就是——王楠,法学系的秃驴;北芥,哲学系的魔王。”
  “……”我还以为王教授戴假发的事别人都没看出来,原来大家只是表面装看不见,私下讨论激烈。
  “我昨天还看到有人跟别的系科普你,说‘北哲王的课能不选就不选,非常难过,作业要求很高,但如果是为了他的颜,就当我没说’。北哥,你的颜值经受住了一届又一届广大学子的审美考验呢。”
  网上的各种八卦,认识的不认识的,校内的校外的,余喜喜通通一股脑塞进我嘴里,并不在意我要不要吃。
  指尖有规律地敲击着轮椅扶手,又热又心烦。
  “对了,北哥,你知道今天被你赶出教室那人是谁的儿子吗?”
  动作一顿。
  “校长的?”我猜。
  余喜喜一乐:“校长哪生得出这么靓的崽,就他那张老脸……”
  我偏头睨了她一眼:“注意你的言辞。”
  她像是才意识到我们不是在哪个荒郊野岭,而是在人流密集的学校,一下子闭了口。
  左右看了看,余喜喜压低声音道:“他叫商牧枭,商禄的儿子,就十几年前很有名的那个电影明星,拍《逆行风》那个。商禄那会儿还挺火的,我妈可喜欢他了,可惜拍完《逆行风》就退出演艺圈做生意去了。”
  我的心一跳:“商禄?”
  这名字好多年没听过,乍然听闻让人都有点恍惚。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