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烧不尽 作者:回南雀(下)

字体:[ ]

 
第41章 打赌好玩吗?
  咖啡馆人流不多,显得很冷清。我一推门进去,就见商芸柔坐在靠窗的位置,正面无表情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在想什么。
  她对面的椅子一早便被拿走,为我的轮椅空出地方,这点可以说十分贴心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
  我一出声,她迅速回神,朝我看过来。
  “没有,我也没到多久。”她将饮料单递给我,“要喝什么?我请你。”
  这时,服务员见有新客人也走了过来,我没有看饮料单,直接让他给我上了杯柠檬水。
  “我很喜欢这家的多拿滋。撒上开心果的巧克力淋面,松软的面包,不甜不腻的内馅,海阳每次经过这附近都会给我买。”说话间,商芸柔将滑落颊边的一缕长发撩到耳后,“但什么东西吃多了都会腻,我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给我买三个,我只会吃一口,买一盒,我只会吃一个,剩下的全都扔进垃圾桶。这样既成全了他的心意,又不会让自己少一样爱吃的东西,一举两得。”
  分明还是同样的五官同样的妆容,可我总觉得今天的她和之前几次都不太一样。她不再堆起热情的笑意,不再散发平易近人的气质,甚至连一个善意的眼神都懒得给予。
  没有杨海阳,没有商牧枭,没有盯着她的“第三人”,她完全释放了自己的本性。
  先前除了容貌上的相似,我并不觉得她与商牧枭性格上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共同点。但到这一刻我才发现,我错了,他们果然是亲姐弟——只要愿意,他们可以让任何人喜欢上他们,只要愿意,他们也可以伪装成任何讨喜的性格。
  “你找我来,是为了谈商牧枭的事吧?”我懒得和她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说正事。
  商芸柔看我半晌,搅拌着面前吸管道:“我不想你伤得太深,北芥,你是海阳的朋友,我不会害你。”
  先礼后兵,我预感她接下来没好话,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想怎样?”
  “牧枭和你交往,不过是为了用另一种方式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也算养他长大,他是什么性子我最清楚,他不可能和你长久的。你现在是美味的多拿滋,甜蜜新鲜,可等时间一久,你就会变成令人作呕的垃圾食品,归宿唯有毁灭一途。”她直视着我,一字一句,语重心长道,“别让爱情死在最不堪的时候,北芥。”
  撇去她糟糕的比喻,她说得不无道理,但可惜……晚了,已经死了。死的何止不堪,简直惨绝人寰。
  经过一晚的情绪沉淀,我已能平静、理性地看待我和商牧枭的这段感情。不得不说,商芸柔果真是最了解她弟弟的,她说得对,说得太对了。
  而认同她的同时,我也有些感慨:“人类说到底都是自私的生物,以自我满足为先。你不让他干涉你的感情生活,却必须掌控他的人生,是吗?”
  听出我话里明显的嘲讽意味,商芸柔却并不生气。
  “你会认为我双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只是尽量想让大家看起来正常点罢了。你知道要维持这个家的‘正常’是多难的一件事吗?”不等我回答,她便自己给出了答案,“你不知道,商牧枭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她往后一靠,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时候与商牧枭格外像。
  “为了过上‘正常’的生活,我可以不惜一切。”
  怔然片刻,有些被她的话震撼到了。
  商家果然如方麒年所说,各个不正常。就连看着最正常的商芸柔,都为了追求所谓的“正常”而偏执至此。
  “和海阳在一起,也是为了寻求‘正常’吗?”
  其实我更想问,她对杨海阳的爱是否有先决条件?“正常”虽然相比财富、美貌容易达成的多,但不能因为它的普遍而否定它发生变化的可能性。如果有一天杨海阳变得不再“正常”,她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又或者,她到底爱他吗?
  杨海阳是我多年好友,我不希望他遭遇与我一样的事,好不容易重拾爱情,又被人伤害。
  商芸柔显然知道我要问的什么,勾唇笑道:“有的人恋爱是为寻求刺激,有的人是为传宗接代,我难道就不能为了‘正常’吗?只是一眼,我就确定杨海阳是我要找的人。他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这些对我很重要。而对于旁人来说,这些都和他们无关。”
  最后一句话已经很不含蓄,明摆着要我少管闲事。
  “我改变不了我父亲的选择,但他好歹在外人看来是个正常人。可你不行,你的存在永远会让我们家显得‘异样’。”她大方承认道,“所以你说得对。为了你好,或者为了他好,这些都是我冠冕堂皇的借口,真相不过是……我想让自己好受。”
  原生家庭的不幸,看来并不止在商牧枭一个人身上留下印记。商芸柔如此执着于“正常”,或许也是她对自己所认知的一种幸福的追求。
  母亲抑郁,父亲冷漠,弟弟年幼需要照顾,她那时也就是个孩子,一个正常的家庭若是在她看来难以企及,长大后格外想要拥有,也无可厚非。
  我欣赏她的坦诚,但老实说,很难理解她。
  “如果我今天拒绝你的要求,你打算如何?”
  她微微抬起下巴,垂着眼皮,用着最轻柔的语调,说着最狠的话:“我有能力让你一无所有,北芥,不要逼我行使这种能力。只要一个电话,我就能切断商牧枭所有经济来源,更能斩断你引以为傲的事业。没有钱的小少爷,和一个失去工作、不良于行的副教授,你觉得能有未来吗?”
  兵不血刃,她清楚人性所有的弱点,也知道如何才能精准打击。
  我不再说话,表面上在犹豫,心里却在想商芸柔这样厉害,杨海阳爱上她,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她见我久久不答,警告意味更重地补了一句:“我爱海阳,别让我为难。”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