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延迟分化abo+番外 作者:时绪

字体:[ ]

 
  文案:
  他的室友不仅装B,还能女装
  -
  这篇文因为我的能力问题后面越来越拖和乱,很难看,建议是不要看!!!
  ————————————————
  人的一生就是一个大起大落的操蛋过程,你永远不会预料到下一秒能发生什么事情
  比如某一天发现女神是室友的对象
  比如某一天自己突然分化成了一个Omega
  又比如某一天Beta室友突然散发出Alpha的信息素
  再比如某一天看到女神变成了室友
  我太难了,我上辈子就是道数学题。夏清许看着旁边的林瞿,如是想道。
  1v1HE 女装Alpha攻(林瞿qú)x弧长Omega受(夏清许)
  ————————————————
  △受对“女神”始终都是友情向
  △封面来自小鱼太太@小鱼同学,题字来自憨批绑字405@斯绫舞不加糖
 
 
第1章 
  故事的开始就很是魔幻。
  秋日下午的阳光并不炽热,金灿灿地罩在地面,两侧香樟的影子映在地上,留下斑驳一片。宿舍楼下的夹竹桃还未枯萎,纯白的好一大串,嫩黄色的芽落了一地。
  夏清许刚结束了体育课,正匆匆往宿舍里赶。上学期抢课的时候运气不好,只留下一个跆拳道供他选择,作为一个练过专业散打的人,学校里教的这些并不算什么,但每节课淌上一背的汗让他觉得浑身粘腻,恨不能立马就飞到宿舍先冲个澡。
  尤其是今日还跑了两公里。
  是以一下课,夏清许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回了宿舍。
  A大是一所混合型的高校——意思是不像某些只收Alpha或只收Omega的学校那样。除却寝室特地区分了Omega专用区外,其他基本没有再作细分,连专业都没什么特殊要求。不过有些专业就算没有专门贴上“不招Omega”,实际上也没有几个Omega愿意填报,一年能遇上个两三个都算是稀奇。
  夏清许是一个异类。因为他不属于大众认知的三种性别中的任何一种。他还没分化,或者说他的分化是延迟的。延迟分化在C国并不是少见的病症,因为天生腺体缺陷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有些人的性别分化会晚于同龄人。目前C国的各大医院都会采用刺激腺体的方式促进这一类人群的分化,然而……夏清许也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还是异类中的异类,刺激腺体对他不起作用,导致他将近二十岁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Alpha还是Beta。
  对,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Omega。他自小体能就好,还和自己的Alpha弟弟一同参加过野外生存挑战,年少时的他像一把出鞘的剑,锋利且桀骜。加上他身体的各项指标诸如身高都远超于Omega的平均标准,任谁都不会把他同一个Omega联系在一起,就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最起码也会成为一个Beta。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性别尚未明确,大一的时候他就被分到了Beta寝区。Beta不比其他两者,即使以后他分化成了任何一种性别,在一群Beta中也很难造成一些不可挽回的后果。
  夏清许开了门。A大的寝室都是清一色的双人寝,他大一的Beta室友因着某些原因已经搬了出去,大二再安排进来的室友与他不算熟络,平常也基本都是早出晚归,很少有能见面的时候。夏清许本来猜想今日的宿舍应该也是空荡荡的,可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说熟悉,并不是说面前的人是他室友。
  而是眼前的这张脸,是他每周都能在某站的首页见到的属于他女神的脸。
  眼前的女孩脚下蹬着一双约莫十厘米的高跟,看着比他要高上近一个头。她生得好看,眼尾上挑,眼皮也双得恰到好处。头发烫成了波浪,染了个橘色。夏清许见过它束起的时候,有的视频里她会把头发绑上两个马尾,防止剧烈的动作让头发晃到自己的眼睛。
  夏清许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她的id叫问渠,也在她的视频与微博下留过言。但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居然能在自己的宿舍里见到她。
  “我是林瞿的朋友,来帮他拿个东西。”四目相对中,对方率先开了口。
  夏清许没有听过她说话。问渠是某站舞蹈区的一个up主,平日里基本只有跳舞的视频,偶尔出现的弹奏吉他的,她也基本不会出声。夏清许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像是有些沙哑,但并不难听。
  夏清许干干地应了一声,本来想关了门,可又觉得不太合适,最后只是把它虚虚掩上了,才走到自己的桌前坐下。
  他不知道问渠一个Omega是怎么进的宿舍。
  问渠虽然没有暴露过自己的性别,但她的粉丝都认为她应该是一个Omega,毕竟很难有Beta和Alpha的身材能像她这般的柔软。夏清许偷偷地瞟了她一眼,心道看视频的时候从来也没觉得她有这么高。
  “要我帮忙吗?”夏清许问道。
  问渠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说道:“不用了。你应该也不知道他的东西放在哪里了。”
  这倒是真的。
  他的室友大概是只把这里当作一个休息的地方,同寝两个月,他们之间的交流似乎只停留在“电费用完了”、“空调费用完了”、“隔壁宿舍有人来找”这几句话上,更不要说其他接触了。
  问渠在抽屉里翻了一下,从里边掏出了一张卡后,才转头对夏清许笑了笑,说道:“那我先走了。”
  “哦,好。”他望着关上的门,不由地开始思考起问渠和林瞿是什么关系。
  他第一次看到问渠的舞蹈视频应该是在高三的暑假。夏清许至今都不知道那个视频为什么会被推到自己的首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阴差阳错地点了进去。跳起舞来的问渠并不一样,你这会静静看她,只会觉得她是一尊乖巧的美人像。可当音乐响起后,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透着与她本人不符的张杨,她甩头时的每一个笑都带着勾人心魂的味道。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