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戏精O也有自我修养+番外 作者:时绪

字体:[ ]

 
  文案:
  他一直都知道那人喜欢什么类型的Omega
  沈裴少年时期遇到过一个Omega,那人的眉眼几乎是照着他的喜好长的,可偏生地被那一头灰毛给毁了去。
  肖杨少年时期也遇到过一个Alpha,他伴着仲夏夜里的嘈杂蝉声潜入他的梦境,留在了他最深的记忆之中,任谁也不知道。
  1v1HE
  随便写写,练个小手,莫得大纲。
  隔壁戏精A的衍生,没看过也不影响阅读
  口嫌体直攻x披皮乖受——————————————
  踢叉踢在微博置顶√
 
 
第1章 
  肖杨到民政局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八点。因着今个儿也不是什么特殊的节日,未开工的民政局门前还有些冷清。
  他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下摆收进了下| 身的深色牛仔裤里,勾勒出他纤细有力的腰身。他生得好看,眼睛是他家一脉相承的鹿眼,眼皮双得好看,瞳孔是浅淡的颜色。他的鼻梁也是高挺得教人羡慕,除却唇锋有些凌厉外,基本是将Omega的优势发挥了个足。饶是他今天一副领证的小年轻们最常用的搭配,看着也格外的与众不同。
  当然,与众不同指的可不仅是他的脸,还有他这一身不符合今天温度的装扮。
  A城四月的风仍是喧嚣料峭,凉丝丝地乘虚而入,钻进了那层薄薄的布料之中。肖杨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寒颤,直愣愣地瞅着周围路人裹紧了外套插着兜快步离去。
  我就像个傻子一样。肖杨这般想着。
  他今早六点就从床上挣扎了起来,就算是先前同导师做项目的时候他都没有这般勤奋过。简单收拾了自己后,他翻箱倒柜找了好几件衣服都不合心意。在半个多小时的战斗之下,他最终还是敲定了这件白衬衫。
  出门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怎么样,可在这里站了几十分钟后,他就后悔了。
  A城临海,扑面而来的风并不只是带着腥咸味,还有让人缴械投降的冷意。一起了风,那就是无处可逃的魔法攻击,不加个秋衣秋裤是完全抗不住的。
  不过二十多岁的帅气青年,又有几个会愿意裹个秋衣秋裤呢?
  “早知道就带件外套了。”他喃喃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周围总算是来了两三对小情侣。可这样一来,就显得肖杨一人意外突兀。
  他低头瞅了眼表——八点二十七,同他与沈裴约定的时间已经迟了五分钟。
  沈裴应该是很忙,或许昨晚还加了班,这才没有赶上吧。
  他撩起眼皮,偷偷打量着旁边的一对情侣。其中的那个Alpha长得高大,身上随意地套了件风衣,露出里边的白色线衣来。他的怀里还搂着一个比他矮上半个头的娇小Omega,肖杨觉得自己大概一个手就能把他抱起。那个Omega正就着Alpha的手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刷着无趣的热搜。
  “都是你,这么早来做什么,你看也没几个人嘛。”Omega撇了撇嘴,软糯地声音穿进了肖杨的耳中。
  “我错了宝宝。中午带你去吃好吃的。”那个Alpha柔声哄着。
  被他们一衬托,肖杨就觉得自己十分的凄凉,但心里却是不羡慕的,毕竟他的Alpha有千般万般的好,别人羡慕他还来不及。
  民政局开了班,那几对情侣欢欢喜喜地走了进去。肖杨还在门口等着他的Alpha。
  他没有联系他,就这般直愣愣地站着。来登记的人多了起来,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总要投向一个异样的目光。
  肖杨并不在乎。从小到大,他受到的关注并不少,这些人的目光都不值得他分神在意。
  指针落在了第九个刻度上,肖杨终于看见了马路对面的那个人。
  他在那冻僵了的脸上扯出一个浅浅的笑来,目光定定地盯着那人顺着人流款步走来。
  他今天穿着的是裁剪精细的黑色西装,想来是一领完证就要回去工作。沈裴身量高挑,宽肩窄腰长腿,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穿起休闲装的时候就像个大学生,一旦换了西装,就现出了别种特别的味道来。
  “来晚了。”沈裴的声音有些低,似是潜夜而过的风,教人不由心下动容。
  肖杨摇了摇头,道:“我们先进去吧。”
  沈裴“嗯”了一声,似乎丝毫没有在意到肖杨这身不同常人的衣着,目不斜视地经过他的身边,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肖杨扯了扯嘴角,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
  总的来说,他们与这里格格不入。
  旁人来民政局,都是满怀欣喜,脸上尽是压不住的甜意。而他们两个,倒像是遇上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肖杨几乎说不上几句话,只得机械地跟着脸色昏沉的沈裴走完了所有流程。
  到了最后,他接过那本小红本,看着上面他们俩的照片——谁都不是笑着的。肖杨伸手抚摸了一下沈裴那紧抿的,没有半分情义的唇,又默默地将它合了起来。
  大抵不是不愿意的,换作他估计也不会比沈裴好上多少。
  在沈裴的眼里,他肖杨不过是一个连一面之缘都不存在的Omega,可他要却在万般无奈之下硬生生地同自己绑在了一起。
  换作是谁,都是不情愿的吧。
  刚出民政局,沈裴就突然顿住了脚步,回过头冷冷地说:“房子我看好了,到时候会把钥匙寄你家去。”
  肖杨想,其实他可以亲自给我的。
  但表面上,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轻声说了一句:“好。”
  沈裴又道:“下月的婚宴……你那边还有什么要添置的吗?”
  “没了,就几个亲戚朋友和我的导师。”肖杨回道。
  沈裴不耐地点了头,转身就要准备离开。可前脚刚出,后脚又停了下来。
  他后知后觉地打量着肖杨这身单薄的衣物,出声问道:“你要去哪?”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