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求子ABO 作者:水无月

字体:[ ]

  《求子ABO》作者:水无月
  文案:
  这是一个代哥生子的小故事。
  林艾第一眼就觉得白鸥和傅司礼真是一对璧人啊…
  郎才郎貌,夫唱夫随。
  然而有一天,他的亲哥哥亲自上门央求他替自己生个孩子的时候。
  林艾才明白,原来嫁入豪门只是表面风光而已,背地一把辛酸泪有谁知?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为兄踏上了漫长而痛苦的求子之路。
  本文设定:先天性分化。越强大的Alpha易感期越脆弱。
  林艾x傅司礼
  狗血预警。黑月光预警。
 
 
第1章 好大一张床
  那张床很大,看起来蓬松又软。
  林艾躺上去后却发觉是那样的冷,光滑的深蓝色丝绸面床单冰凉凉的铺陈在他身下,冷到了骨子里。
  他忍不住全身轻颤起来,小苍兰味的信息素也像主人一样颤巍巍的飘起几缕,不算浓烈,但始终在鼻尖萦绕不散。
  林艾是标准的Omega的身形,皮肤雪白通透,四肢纤长,腰身又细又软。盖着条薄毯躺在床上的样子像条刚化成人型的美人鱼,曲线流畅优美。
  他有一张漂亮的脸蛋,眼尾微微上翘着,乌黑澄亮的眼珠子里像是揉进去了点点星光。偏又嘴唇丰盈红润,透着股不合时宜的性感,平添了几分艳 | 色。
  但他本人却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古板无趣,再说难听点,是个“某方面极其冷淡”的人。
  前年他Alpha父亲金融风暴破产后走投无路自杀了,留了一堆巨额债务给他和已是植物人多年的Omega爸爸。
  他不得不终止学业从国外回来,挑起了还债和照顾植物人爸爸的重担。
  林艾学的是文学系,回来后找了家广告公司做了文编,偶尔写写文案,私下里靠投稿赚点积蓄支撑。
  这周他被催稿催的厉害,觉睡得不太好,脑子浆糊一样转不开,现在躺在这张床上只想闭眼睡过去。
  正在这样浑浑噩噩的胡思乱想时,门锁咔哒一声响了。
  林艾的心沉了下去。
  那个人和上次一样进门后就关了灯,窗帘是厚厚的遮光材质,严实紧密的挡着窗户,透不出来一丝光亮。
  脚步踩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几不可闻,林艾只能凭着那股黑雪松味的高级Alpha信息素来辨别他的位置。
  越走越近。
  黑雪松味也越来越浓烈。
  直到完全包裹着他。
  林艾生理性的全身发软,胸口微微起伏着,忍不住喉咙一紧发出了几声闷哼。
  床头的夜灯被打开,昏黄的光线映照着床上赤 | 裸着的人,一时间暧昧暗涌。
  虽然直到这是因为信息素产生的生理反应,但林艾还是羞耻的咬了咬唇。
  耳边是抽屉打开的声音,不一会又关上,他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戴上了黑色的眼罩,鼻子修长挺直,薄唇微抿,露出的脸部轮廓深邃而鲜明。
  他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带着氤氲水汽,穿着一身米色长浴袍,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一小片肌肉紧实的胸膛。
  林艾见过很几次傅司礼日常的样子,总是一丝不苟的系着领带、穿着裁剪合宜的西装,肩宽腿长的身材丝毫不输时尚杂志上的男模。
  却唯独很少见他这副休闲随意的模样,举手投足间像个懒散风流的富家子。
  哪怕是上次的床事,他也仅是解开皮带,拉下西服裤的拉链而已,完事后又端着正人君子派头转身走人,话都不多说一句。
  头顶被一片阴影笼住,床垫稍稍一沉,还未等林艾反应过来,傅司礼就已经躺上来了。
  他带着眼罩看不见事物,动作就变得有些迟缓,像是怕压到林艾似的从他身上轻轻掠过去。
  两个人平躺在一张床上各怀心思,谁也没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僵持,只有两股信息素在不停的融合纠缠着。
  过了会,林艾主动撑起手腕,支起上半身偏过头去看他,那人还是不动声色的样子,黑雪松味的信息素也没有波动。
  默了一默后,林艾主动伸手去解他的浴袍,微凉的指尖顺着他壁垒分明的胸膛往紧实的小腹滑去。
  傅司礼瞬间绷紧了身子,一把抓住他不断下滑的手,“太凉。”他微微蹙眉说道。
  “抱歉……”林艾抽回了手,有些尴尬的道歉。
  他在这里等的时间久了,不仅是手,身上也没什么热乎气,这确实挺让人扫兴的。
  林艾觉得眼前的情形很棘手,他上次才初尝床事,并不善于调情,手段青涩也的很,不知道该怎么引起傅司礼的**。
  他们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未接过吻,似乎这种关系也没有那个唇舌纠缠的必要。林艾
  本想像之前那样用手摸硬他,但今天他又嫌他手太凉。
  一时间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神游之际,傅司礼的手从薄毯内探了进去,他的掌心火热,微微粗糙,摩挲着林艾的腰身,虽刻意放轻了动作,但仍然让他觉得又痒 | 又 | 麻。
  小苍兰的信息素逐渐浓了起来,林艾觉得他的手抚慰过得地方都点了把火,虽是星火但可燎原。
  他难耐的轻哼几声,在他的掌下化成软绵绵的一团。
  林艾觉得黑雪松的味道也一瞬间浓烈起来,裹挟着他的小苍兰,纠缠交融,来势汹汹。
  “上来。”傅司礼言简意赅的说。
  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清润,没有丝毫情 | 欲 | 的色彩,林艾恍惚以为他像在交代秘书等会开会一样的自然随意。
  即使知道他戴着眼罩看不见,林艾还是有些害羞的跨坐在他的腰上,感受下 | 身 | 被一个坚硬火热的事物抵着,不敢动弹。
  傅司礼的两手还掐在他的腰上,他想让他把丰盈挺翘的臀抬起来,林艾却不肯依,深怕像上次一样,那人毫不留情的就捅了进去。
  “我自己来。”林艾说。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