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参赛作品] 作者:木一了(上)

字体:[ ]

 
  文案:
  一千年前,许清木作为玄门第一小霸王,日天日地,横着走都不解气。一朝渡劫失败,直接被雷劈了个半死。
  沉睡千年,再醒来已是沧海桑田。仙道凋零,人心不古,许清木的宗门没落了,同门改行再就业了,洞府被房地产商推平盖楼盘了。许清木自己则成了个可怜的小道士,守着漏雨的小道观,人人可欺,狗见了他都要多吠两声。
  许清木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驱邪、算卦、画符、提高果树挂果率、专治不孕不育。嗯,祖传的手艺还在,那就不愁东山再起。
  所以,先定个小目标,重振宗门,继续日天日地。
  ·
  宋氏集团的大少爷宋玦从小体弱多病,在轮椅上度过了28年。
  有人说:凌云山上有个小神仙,啥都能求,去烧一炷香试试呢。
  宋玦:滚,不信。
  后来……
  宋玦:碗口粗的香呢,本少爷要亲自扛上山,烧给小神仙。
  【高亮】
  从相看两厌到并肩作战,是真的互相讨厌恨不得打架→_→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种田文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清木、宋玦┃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振兴传统玄门手艺。
  立意:所爱隔山海。
  作品简评:
  前世在玄门横着走的小霸王许清木枉死千年之后重生,再次醒来的却变成了一个痴傻的小道士。所有人都觉得这小道士好欺负,谁知道他竟然一手将玄门给掀了个底朝天,让已然衰落的小道观重振当年辉煌。在这个过程之中,许清木也收获了亲密的战友与爱人,一道匡扶正道、惩恶扬善,并解开了纠缠千年的前世今生之迷。本文行文流畅,语言风趣幽默,情节生动有趣,节奏轻快紧凑,人物鲜明立体。文中所描绘的妖魔鬼怪具有相当的真实感,作者通过流畅的笔触让一个个角色跃然纸上,读者在观看之时有如进入了一个精彩纷呈的真实世界,实在是令人流连忘返。
 
 
第1章 
  春分日,拜北斗之期。
  即使是凌云观这样香火并不旺盛的道观,也应举办礼拜北斗科仪道场,为信众人消灾解厄、祈福延寿。
  但此刻,本应举办道场的三清殿门口,祭品零落一地,被一堆壮汉踩得乱七八糟,为首的男人长了一双吊梢眼,看上去就很凶,他一脚踢翻了一个香炉,贱兮兮地说:“小朋友们,让你们师父别躲了,出来和我说话。”
  凌云观里的小道士们都是掌门收养的孤儿,都还是小孩儿,大的也就十八九,最小的才六七岁,一看这阵仗就吓得哇哇大哭。
  只有掌门的大弟子温纶站了出来,对着男人拱了拱手,小声说:“黄总,有什么事情好商量,过了今天再说,师父受伤了在修养,不会出来,您先回去吧。”
  黄老板没吭声,他背后那群狗腿子又开始摔东西恐吓,黄老板等他们闹够了才贱兮兮地回头,假意呵斥手下,说:“你们安静点,别吓到小孩儿。”
  说完黄老板才回头,对着温纶笑说:“我说的话你们师父明白了吗?凌云观的都没有香客上门了,还不如现在就卖给我们,换个人多点的地方盖个新的道观,你们一样过日子。”
  不知道哪个小道士激动了,特别大喊了一声“不卖”,那群壮汉又开始咋咋呼呼地威胁人,黄老板很欢乐地看着小道士们慌乱和惶恐,任由壮汉们威胁了一通,正打算出来继续唱白脸的时候,人群里突然传出来“扑哧”一声轻笑。这声音不大,但两方严肃对峙的时候,这笑声就很突兀了。
  所有人都转向了笑声的来源,就瞧见一个磕着瓜子满脸看戏的少年。
  少年长得是唇红齿白,眉目如画。他穿了一身洗得发白的旧道袍,发髻上插着的是最普通不过的木簪。但由于人实在是太好看,这一身朴素的装扮,愣是让他穿出了金光闪闪的味道,整个人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画中仙——如果忽略他正在磕的瓜子的话。
  见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少年停下了嗑瓜子,还没开口,温纶就对他抛来了眼刀子,不耐烦地说:“怎么又让许清木跑出来了?把他给拉回去,赶紧的!别让他在这儿发疯!”
  叫做许清木的少年上下瞄了温纶几眼,没搭理他,直接就走到了两堆人中间,看着黄老板浅笑。
  黄老板被这笑搞得有点不舒服,冷下脸问:“小朋友,有什么好笑的吗?”
  许清木磕着瓜子绕着他走了一圈,说:“贵姓?”
  黄老板没好气地说:“免贵姓黄。”
  “好的,绿总。”许清木说,“有个东西跟着你,他一直在扯你的后脖子,你就没觉得凉吗?”
  黄老板脸僵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对身后的狗腿子们说:“看,这就是典型的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没前途,只能搞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黄老板说完,他身后那群人立刻开始哄堂大笑。
  许清木继续磕着瓜子,相当淡定地说:“跟着你的东西说,你有急事儿就回去吧。”
  黄老板笑得前仰后合,好不容易止住笑,用力拍了拍许清木的肩膀,说:“小朋友,别闹了,你是不是想说我被脏东西缠上了,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啊?”
  “血光之灾是有的,很快就来,但你印堂不发黑。”许清木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你印堂发绿。”
  黄老板顿时一僵,过了会儿脸拉了下来,说:“你什么意思?”
  许清木道:“尊夫人……挺年轻漂亮的啊。”
  黄老板懵了一下,拔高音调道:“你个小兔崽子说这个干什么!”
  许清木想了想又说道:“绿总啊,你磕瓜子吗?绿茶味。后院还有些青菜,你带点回去吧,都翠绿翠绿的。还有,我有盆迎客松,也是四季常青,送你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