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风味香烛店+番外 作者:闻一二(上)

字体:[ ]

 
  文案:
  红药是个陶俑,某知名亡朝暴君+昏君墓穴里的陪葬陶俑,像他这样的还有一万八千个。
  可惜同俑不同命,昔日一个墓坑的同僚们都住进了博物馆豪华恒温恒湿展示柜,他却被某个不开眼的盗墓贼偷梁换柱搞出了博物馆晋升队伍。
  还被迫继承了一个破破烂烂摇摇欲坠已经三年没开张的……香烛店:)
  为了糊口,红药只能每天背着新鲜手制香烛前往各大墓地进行推广活动。
  百年饿死鬼、挑剔富贵鬼、挑食小鬼(目光挑剔):你都有些什么香烛?
  红药:麻辣、五香、糖醋、烧烤、火锅、奶茶……应有尽有!
  众鬼(*Д*):!!!
  红药:本香烛店小本经营概不赊账,天地银行、冥民银行大额冥钞按当年清明节汇率百倍兑换人民币,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
  众鬼(吸溜):买买买!
  这香烛……居然该死的香甜!
  只要坚持下去,我一定能打开本地人鬼两界香烛市场!红药看着手中的亿元大额冥钞立下雄心壮志!
  然后第二天就得知他们这条街,即将拆迁。
  有拆迁我还要啥自行车!红药立刻消极怠工,坐等拆迁款到手。
  某上门求生矜贵脆弱大帅哥:您放心,拆迁的事已经周旋好了,二十年之内,这条街都不会有人动,您可以放心开店。
  红药:……
  你知道你的脸救了你的命吗?
  ……………………………
  ps:
  1、朝代架空!架空!架空!昏君无原型,一切人物无原型!
  2、沙雕小甜饼不恐怖,作者胆小。
  3、1v1,大概是……辛苦创业暴力美人受x艰难求生温和虚弱攻
  4、私设如山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现代架空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红药┃配角:接档文预收《拉郎工具人修罗场求生纪实》点收藏不迷路┃其它:
  一句话简介:古法手制香烛,口味任君选择!
  立意: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作品简评:
  陶俑精红药开了一家售卖人间风味香烛的香烛店,营业过程中,被病秧子顾客裴慈的美貌吸引,原本想把人招进香烛店做员工,却阴差阳错失去了期待已久的拆迁款,消极怠工混吃等死的红药只能努力工作,积极推销风味香烛。在此过程中,他却慢慢发现,自己的身份似乎不仅仅只是个普通陶俑精,裴慈和他的关系也没有那么简单……本文设定新奇,伏笔众多,从今生着笔,一点点揭秘前世恩怨情仇,剧情环环相扣,文风轻松诙谐,讲述了一个个或遗憾、或悲情、或美满的故事。
 
 
第1章 香烛店
  裴慈抵达尾巷时正好是一天中太阳最盛的时刻。
  他撑着一把黑色大伞,微眯着双眼堪称专注的缓缓打量眼前陈旧破败的街道,那双黑若点漆的眸子内敛沉静,在这样燥热的天气里也没有丝毫烦闷焦躁。
  被时光和鞋底磨得平整光滑的石板地面恍惚间似泛着灼热的白光,陈旧狭长的街道冷冷清清,两旁铺面大多半掩着门,老板昏昏欲睡,客人寥寥无几。
  配合着街头树影斑驳的白墙上鲜红滚圆的‘拆’字,显得格外落拓悠闲。
  尾巷街道狭窄深长,周遭又尽是早年修建的老房子,是以等方冲千辛万苦找到停车位,小心停好老板价值高昂外形低的座驾,再一回头,他那比古瓷器还要矜贵三分的老板早已不见踪影。
  等他一家家店铺找过去,狭长街道都走到了尽头,还拐了两个莫名其妙的弯儿,方冲拖着那身被汗水彻底浸湿的大公司标配装逼西装三件套,终于在一方破败古旧木檐下,找到了正细致整理黑伞褶皱的裴慈。
  身形瘦削挺拔的青年穿着长袖黑色休闲装,暴露在闷热空气中的皮肤如同那些被随意摆在街边檐下的仿古白色瓷器,带着令人心惊的苍白与脆弱病态的美感。
  方冲见状松了一大口气。
  太好了,他那真·比古董瓷器珍贵,也比古董瓷器脆弱的老板没事!他老板甚至连一滴汗都没出!
  “老板,那位大师说的就是这里?”方冲看着眼前半掩的木门,有些怀疑。
  倒不是他不信任自家老板的选择,实在是……这也太破了啊!
  说是铺面都有些勉强,毕竟没有哪家做正经生意的铺子会大白天半关着门,而且打眼看去里头一片黑洞洞,连正午当空的大太阳都照不进去分毫。
  再配合着旧得仿佛随时会倒塌的木门、檐下随意摆放的一摞摞沾灰旧瓷、还有空气中若隐若无的古怪香味……
  热风吹过,悬在门旁的木招牌悠悠晃荡、吱嘎作响。
  方冲不受控制的在热辣滚烫的阳光里缓缓打了个寒战。
  大师曾说过,他老板身骨弱、命格轻,等闲庙宇进不得,寻常神佛也拜不得,更别提这种阴森诡异之地!
  自诩敬岗爱业尽忠职守的方冲还想再挣扎一下:“香火?这店名也太奇怪了吧?到底是做什么买卖的啊。”
  老板!这么奇怪的小店咱就别进去了吧!离这儿最近的三甲医院车程都要半小时以上啊!!!
  一直没说话的裴慈终于看了方冲一眼,语气十分平静:“香烛,不是香火。”
  方冲一哽,难怪那个‘火’又小又窄,原来是‘虫’掉了。
  挣扎失败,时刻戒备且做好了呼叫救护车准备的方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老板抬手敲响了那扇怎么看怎么不祥的黑色门板。
  随着两声清脆的‘笃笃’敲门声,一道慵懒动听的男声从门内传出:“请进。”
  推开木门,阴凉空气扑面而来,方冲下意识挡在裴慈身前,正正对上一片如花笑靥,这光线阴暗的屋内居然人满为患!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