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风味香烛店+番外 作者:闻一二(下)

字体:[ ]

 
第79章 培训
  鉴于施嘉文好歹是个公主, 又和裴慈有那么点关系,红药想了想还是破格给她整了栋纸糊中式小别墅,没让她和之前的观音奴一样附身在挂在墙上的纸扎人身体里。
  小别墅里头一应家具装饰应有尽有, 点火一烧,施嘉文就有了一处阴间房产。
  虽然从前住的都是金碧辉煌大皇宫, 再不济也是行宫园林, 但施嘉文收到小别墅的时候还是激动得差点眼泪汪汪。
  这就是小姐妹们说的家人为到了年龄的女儿置办产(嫁)业(妆)吗?万万没想到,她都死了千年了, 居然还能体会一回寻常女儿家的快乐!而且这还是她嫂嫂送给她的!
  呜呜呜, 刀子嘴豆腐心!哥哥果然好眼光!
  红药:“……”
  一个纸糊阴宅而已, 就感动成这样?她从前的生存环境得有多恶劣,难怪看到熟脸就缠着不撒手。
  啧,勉强算是裴慈的妹妹, 也叫了他一声哥,留着就留着吧……就当多养了个纸扎人。
  “这些香烛你先拿去吃。”红药挑挑捡捡从货架上扒拉出一大堆香烛,十分齐全, 一种口味都没落下。
  施嘉文从收获房产的快乐中回过神来,充满干劲地拒绝:“不了老板!我才来第一天, 既没有正式上工, 又没有对香烛店做出什么贡献,怎么能先享用店里卖钱的货物呢?”
  “没有这样的道理。”施嘉文语重心长道, “老板,你这样大方我们香烛店会亏本的。”
  大方?亏本?方冲想起红老板看碟下菜精准坑鬼时心狠手辣的报价, 和香烛店那些人傻钱多乐呵呵的回头客, 心道亏本是不可能亏本的,红老板这辈子都不可能亏本的。
  红药对上施嘉文真诚得不得了的眼眸,嘴角抽了抽, 但并没有把香烛收回去:“……这是岗前培训。”
  “岗前培训是什么?”刚出土见识少的施嘉文一脸疑惑不解。
  红药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的随口忽悠小姑娘:“就是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立刻在我香烛店工作,必须要彻底了解了我们店里所有的香烛产品后,才能正式上工。”
  “所以,这些香烛你拿去,不是让你提前享用,而是让你熟悉每一种产品的特点。”红药看着随着他的胡说八道神色逐渐严肃起来的施嘉文,施施然放下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有顾客向你询问某种香烛的口感味道……你也不希望自己一问三不知吧?”
  “嘶!”施嘉文感受到了这事儿的重要姓,郑重道,“这岗前培训的确很重要且十分必要,从前我们宫里的内侍也是要经过严格训练,才会分到各个宫室的……老板放心!我会好好品鉴每一种香烛并将它们的优劣特点整理成册的!”
  倒也不必这么认真……遇上个会自行做阅读理解且无比严谨认真的员工,红药只能点头随她去:“……也不急于一时,你慢慢来,香烛店平时也没什么人上门。”
  现在上门的都是来送钱的大客户。
  谁料施嘉文听了红药这话就如打了鸡血一般,斗志更加昂扬:“我一定好好做岗前培训!争取早日正式上工为香烛店盈利!”
  她连做公主都可以做得名垂千古,这等小事又有何难?香烛店热闹繁盛日进斗金的时代就由她施嘉文来开启!
  看着充满斗志热血上头的小姑娘,红药目光甚是复杂:“……那你加油。”
  裴慈看着红药眼神中的嫌弃,与放松的眉目,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真幸运啊……妹妹。
  ……
  施嘉文说努力那就是一点不掺水真的在努力。小巧玲珑的漂亮姑娘卷起袖子一手纸笔一手香烛,坐在角落认认真真地嗅完一根写一页纸、嗅完一根写一页纸。那架势,比起所谓‘岗前培训’更像是久负盛名在杂志上开有品鉴专栏的鉴赏大家。
  香烛店一时如拢香雾,经久不散,馋哭了旺财如意,就连方冲也说他好像闻到了火锅的香气。
  濮灼就是在这样的香味弥漫中出现在了香烛店。
  到底是鬼王,就是和普通小鬼头不一样,一点也没被香烛的香味儿诱惑,第一眼就直接锁定了新面孔:“你去哪儿找来这么一个探照灯搁香烛店里?”
  “探照灯?”红药顺着濮灼的目光看到了施嘉文,顿时心中一乐,在浑身暗黑阴气,日常待的地方也昏沌不见天日的鬼王眼中,浑身闪亮功德的施嘉文可不就跟探照灯一样明亮晃眼。
  红药不禁在心中为濮灼精妙绝伦的比喻点了个赞,面上却一本正经地介绍道:“这是我们香烛店新来的员工,叫……叫小施,小施,这位是咱们香烛店的钻石vip大客户,后街鬼王大人。”
  施嘉文自从濮灼的目光定在她身上的那一刻开始,脊背就僵硬若钢板,她她她……她还没见过这么凶的鬼呢!
  施嘉文别慌,你现在也是千年老鬼了…光论年岁,还不一定会输呢…你可是名留青史的嘉文公主,见个鬼王而已,怕什么,拿出皇室公主的气派来!绝不能给哥哥丢脸……
  心理建设还未做完,红药就已经为他们双方做了介绍,施嘉文几乎是下意识整裙敛袖,施了一个端庄古礼。
  见到这许久未见的熟悉礼节,濮灼眸光一闪,露出了点怀念神色,意味深长道:“红老板总是能寻到得力助手,令人羡慕……不像我,连一颗树都守不住,一个不留神,树根都被人砍了。”
  啧,这是在翻旧账内涵他之前砍了后街街口那棵柳树?
  红药神色不变,语气分外平淡:“鬼王大人麾下好手何止千万,何必如此自谦。我这香烛店不过员工二三,只胜在可以用竹篾纸张点睛自产,自娱自乐罢了,论战力,根本没有可比之处。”
  濮灼皮笑肉不笑地抽抽嘴角,心道可别再提战力了,他堂堂一介鬼王还不是被你这个香烛店小老板摁在地上锤,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