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身份号019 作者:西西特(二)

字体:[ ]

 
第42章 赶集
  “啊!”
  陈西双短促的恐叫了一声, 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姜人?姜人?姜人!”
  有声音在陈西双的耳边喊着,一直在喊,他不断下坠的意识慢慢被拖拽了上来。
  中年人看着他:“我这边的馒头蒸好了, 你去摆你的摊吧。”
  陈西双浑浑噩噩:“啊?哦哦。”
  我怎么躺在地上?我刚才在做什么, 指甲里很难受, 都是面粉,塞得满满的,对了,大叔叫我来帮他揉面……
  怎么跟喝断片了似的, 他撑着地爬起来,站直的身体忽地顿住, 茫然的问中年人:“你老婆呢?不在屋里?”
  中年人一脸的诧异:“我老婆死了很多年了啊。”
  陈西双脑子里轰隆一声巨响。
  不行, 面粘手,还要再揉一揉。
  你别说话了!
  不行就是不行!
  快点,我还要去拿蒸笼!
  ………………
  好多声音, 碎碎叨叨的。
  别说了……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陈西双惊恐万分的一屁股跌坐在地,面无血色的抬起头。
  中年人还在看着他。
  陈西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连滚带爬的拉开院门,脸几乎贴上门外的一张脸。
  是村长!
  “姜人,你怎么还在这, 再不去摆摊, 你今天能赚几个钱?混混混,就知道混……”
  “啊啊啊!!!”
  陈西双捂住耳朵大叫着往红灯笼那边跑去。
  .
  陈仰卖掉第四个竹耙的时候,陈西双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里面。
  “鬼,有鬼……”
  陈西双跌跌撞撞的冲开人群,哭喊着趴倒在陈仰的摊位前,全身抖如筛糠。
  周围人仿佛看不见他的异常, 吆喝声跟喧闹声持续不止,那些被他撞开的也继续逛着。
  包括摊子旁边那个卖小鸡的村里人,以及外地的修鞋匠。
  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陈仰把陈西双扶起来,让他坐到板凳上面:“你先缓一缓。”
  “太吓人了。”陈西双哆嗦着,“我能抱着你吗?”
  斜对面几个摊位外扫来一道寒芒,他扁起嘴,“哇”地哭了出来:“拉着你的手也可以。”
  怎么那刺骨的冷意还在,陈西双哭得好大声: “袖子,袖子行不行?求求你了!”
  陈仰给他一只袖子。
  “谢谢,谢谢谢谢。”陈西双泪眼汪汪,斜对面那股冷意消失了,他也不敢乱来,只是用两根手指揪着。
  陈仰:“……”
  .
  陈西双的记忆就像那团被揉的面,很多个气孔,随着他逐渐冷静,气孔里的片段就一个个被放了出来。
  “我被叫过去揉面,揉得手很酸,大妈老是在我旁边说话,碎碎叨叨的,她说我不会揉面,叫我不要再说话了,有那个力气不如都使到面上,一再打断我,还说我不像个男人……”
  陈西双狠狠打了个冷战:“就到这,真的,就到这!”
  “我是不会杀人的,我连只蟑螂都怕得灵魂出窍,怎么可能杀人,当时我不知道怎么了,我说了我在揉我在揉,她不停的催我不停的催,然后,然后我的手就抓住了菜刀。”
  “后面都不是我,都不是我……”陈西双语无伦次,揪着陈仰袖子的两根手指冰冰凉凉的,喘不过来气的要昏厥过去。
  陈仰让他做深呼吸,再慢慢呼出来。
  自己遇到鬼也会这样,陈仰能感同身受。
  等陈西双好了一点,陈仰叫他再说说细节,把那些对话都重述一遍,最好是连心理活动都不要漏掉,不记得的就去回想。
  “小伙子,箩多少钱一个?”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牵着孙女过来。
  陈仰说:“两块钱。”
  老奶奶小心翼翼从对襟的衣服兜里拿出一个包在一起的红手绢,枯瘦的手指颤巍巍的打开,露出一叠一毛二毛的纸票,手在瘪嘴上蹭了下,一张张的数着。
  那孙女一只手牵着老奶奶衣服,一只手拎着个塑料袋,里面是两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
  袋子里鼓着一层雾气,馒头是刚出笼的,热乎着。
  陈西双盯着那馒头,好不容易松下来的神经末梢又一下绷住,脸色煞白,就跟见了鬼一样。
  好好一张娇艳的脸,变得魔障了起来。
  那孙女吓得往老奶奶身后躲。
  老奶奶数钱的动作被打断,忘了自己数到哪了,她摸摸孙女的脑袋,指责陈西双:“姜人,你干嘛吓唬小孩子?”
  陈西双瞪大的眼睛里都是恐惧。
  老奶奶却好似看不见,还在职责他的不是。
  陈仰出面解释,说是想吃馒头。
  “你们老集村做的,就在西边,生意好着呢,队排得老长了,想吃就买自己买去”老奶奶重新数纸票。
  陈仰拉住要倒的陈西双,看来就是那个中年人蒸的,卖上了。
  .
  陈西双抠着指甲里的面粉,把脑子里想起来的都告诉了陈仰,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被附身也不得不去面对这个事实。
  被嫌弃,被催,被讽刺不像男人,冲动之下杀人,埋尸,藏面团上的血迹,铁锹的土被发现。
  这些都是姜人的经历。
  是姜人杀过人!
  过程再现!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