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作者:西门不吹雪(下)

字体:[ ]

 
 
 
第50章 
  “你休想!”
  十几条黑色的蛇头延伸出来, 咬在叶孤城的身上,原本伟岸健康的男人肉眼可见的憔悴下去,好像那些蛇头咬在他身上的同时,也吸走了他所有的精气神。
  事实也确实如此。
  握着剑的手终于松了开来,那具皮囊被触手支撑着才没有倒在地上。
  黑色的雾气中血色流转, 大概是因为吸收了叶孤城生命力的缘故, 那团黑雾渐渐地有了人的形状,宋思阑看着那双已经失去了所有光彩的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
  “我做了什么?”
  “我杀了他?!”
  “我杀了叶孤城?!!”
  不不不, 他怎么可能会杀他, 他明明是喜欢他的, 他要帮他做皇帝, 他会给他世上的一切, 他怎么会杀他?!
  “可是他要杀我!”
  他的剑刺穿了那块血肉, 还没有拔下来,宋思阑能清楚的感觉到力量的流逝。
  他对他这么好, 他怎么可以杀他!
  “我应该对他好的, 应该对他更好的。。。。。。。”
  宋思阑头痛的几乎要裂开,黑色的雾气在剧烈的翻滚着,他的脑袋似乎被分割成了两块, 一半告诉他叶孤城该死,他背叛了他, 他死了他应该高兴, 可另一半却在哭, 那是叶孤城,他应该给他温暖给他爱,帮他完成他所有的愿望。
  可对方却死在了他手上。
  看完宋思阑整个精分过程的青鸟有些奇怪,“一段病毒原体,竟然也同人类一样谈恋爱了?”他老了?跟不上时代了?现在的病毒都这么高大上了吗?!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宋思阑已经完成了整个黑化的过程,牵制他的缰绳已经断了,他彻底的没有了顾虑。
  宋思阑卷住了叶孤城的尸体,极快的往皇城外飞去,没有传国玉玺不要紧,那就让城外千千万万的血肉来填补好了。
  可他并没有飞出去多远,就被悄无声息出现在他前方的人给挡住了。
  青色的衣,墨长的发,依旧是那张精致到近乎完美的脸,宋思阑在距离他二十五尺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感觉到了害怕!再多的疯狂和煞气都有了片刻的消退。
  这很荒谬,毕竟两次交手,对方都牢牢的落在了下风,甚至就在一盏茶的功夫之前,如果不是秦漠他们营救及时,对方差点就死在了他手上。
  要怕也该是对面的人怕他才是。
  可宋思阑确实是在畏惧,那是一种本能。
  就像是野兽都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宋思阑在片刻的停顿后,转身就跑。
  他已经是用上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可依旧晚了,青鸟只是招了招手,黑色的雾气被他吸了过去,宋思阑动弹不得,他被压制的死死的,只能看着那层黑色的保护膜越来越少,越来越薄,叶孤城的尸体少了卷住他的触手,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不——”
  尖锐的叫声戛然而止,那块血肉模糊的肉块暴露在空气中,被青鸟控制在掌心。
  半腐烂的肉块实在恶心,青鸟却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他只是盯着那块肉,低喃道:“会喜欢人的病毒,我倒要瞧瞧是什么名堂。”
  黑色的火焰燃烧起来的时候,惨烈的叫声响起,青鸟嫌吵,低喝了一声闭嘴,然后那个声音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只剩下嘶哑的嗬嗬声。
  青鸟双目微合,有什么涌动着往他脑子里钻。
  贪婪和食欲,血腥和杀戮,还有——
  “哇!剑仙叶孤城啊,好帅好酷!”
  “天外飞仙一样的剑法,天外飞仙一样的人,叶城主我是你的脑残粉!”
  “为什么成神的是西门吹雪,为什么叶城主要死?!”
  “不就是皇位么,给你给你都给你!”
  青鸟睁开双眼,手上的那块肉化为灰烬彻底消失,他低笑:“果然,病毒怎么可能有喜欢这种情绪。”
  不过是吃了一个人,继承了一段似是而非的执念,就以为自己是喜欢那人的,何其可笑。
  如果不是叶孤城的牵制,肆意妄为的病毒大概早就大开杀戒了,这个世界能否幸存还是未知之数。
  所以啊,青鸟叹道:“无论是人还是病毒,果然是不能乱吃东西的。”
  宋思阑彻底消失的同时,烈火终于熄灭了,月色中那层不祥的血色渐渐褪去,那些零散的尸人,以及被种下病毒的官员,都在同一时间倒了下去。
  地狱重新变回人间,这充满杀戮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小金龙嘎嘣嘎嘣的咬着松子糖,甜腻的味道让它欢喜的眯起了眼,纤细的身体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白布,好好的一条肥虫被包成了粽子。
  除了扭动起来不太方便以外,它倒是没有太大的不适应,反而因为它这次受伤过重,秦漠大概是有些歉疚,隔着层层白布倒也愿意摸两下它的身体,这让小金龙很开心。
  被他摸的时候可舒服了,秦漠很温柔,一点都没有青鸟的暴躁,每次都给它撸掉好几片龙鳞。
  暖洋洋的太阳晒着,甜腻腻的松子糖舔着,身上很温柔很温柔的手指头摸着,它眯着眼睛,昏昏欲睡。
  可就在这时候,它的死对头青鸟挤了过来,爪子一蹬,把它踢到了一边,然后毛茸茸圆滚滚的身体占领了它原先的位置。
  如果是以前的小金龙,或许还会抗议几句,或者小小的告个状的,可经过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它扭过身体,默默地把自己卷成一个弧。
  “啾。”
  搞定了争宠的家伙,青鸟拍了拍翅膀,将自己送到了秦漠手底下。
  对方没动,青鸟啄了啄他的掌心,示意他快点摸毛。
  秦漠弹了弹他那颗鸟头,没有如他所愿,而是低声道:“变回来。”
  青鸟明显不情愿,但他还是听话的变了回来,毛茸茸的小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手长脚长的青年。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