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豪门假少爷后真少爷回来了 作者:莲折

字体:[ ]

  《穿成豪门假少爷后真少爷回来了》作者:莲折
 
  文案:
  【深沉稳重真少爷攻x温润白净假少爷受,悬疑推理文~】
  一觉醒来,宋眠穿成了一本狗血文中的豪门假少爷。
  作为假少爷,他因出生被抱错才得以享受现在的富贵生活。
  真少爷被找到时,周围所有人都等着看他笑话,父母对他的态度也变得奇怪起来。
  他成了最尴尬的存在。
  剧情进行到陆遇回来第一天,宋眠在家就被忽略到吃不到饭,在学校也受尽同学们的嘲讽挖苦。
  按照原剧情,他被陆遇以各种方式打脸完,会落得个失踪生死未卜的悲惨下场。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宋眠主动提出离开宋家,想当个透明人被遗忘。
  离开当天,宋家所有人都看着他,没一人说话。
  正当宋眠拖着行李箱,计划着离开宋家后的生活时,陆遇出现抓住了他的手腕,盯着他:“你姓宋,是宋家人,现在想去哪?若是不想当宋家二少爷,那就当宋家大夫人。”
  宋眠:“Σ(°△°|||)︴?!!”
  【排雷指南:没文笔,没逻辑,不要在我文里找逻辑,谢谢大家。
  内容瞎扯,废作者一个,在努力,拒绝杠精!杠精退散杠精勿扰!!拒绝阴阳怪气科普怪,拒绝剧情都没看完直接负分下定论者,拒绝非要把小说带入现实者!
  不喜点X,请勿特意告知,万分感谢!鞠躬!】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悬疑推理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眠,陆遇┃配角:李克,苗绵绵┃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成假少爷后真少爷回来了
  立意:好好学习逆天改命
 
 
第1章 
  “下雨天给我雨伞,早上给我带早餐,不是因为喜欢我,对我有好感才这么做的吗?怎么突然就远离我了?”
  男生低着头,声音十分轻。
  听到他的话,苗绵绵有些不太高兴。
  “你到底还要我说多少遍啊?说了雨伞当时是看你没有,想着你和我毕竟是三年同学就给你了。早餐是顺手带给你的,什么喜欢你?我压根就不喜欢你,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
  兴许是之前就已经和男生解释过了的原因,又一次解释,苗绵绵的语气变得特别不耐烦。
  “但是同班同学值得你这样吗?你该不会是一时可怜我,才这样对我的吧?”
  他缓缓地抬起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朝苗绵绵走近几步,说:“绵绵,是这样吗?”
  那笑容太过于柔和,苗绵绵虽然想缓和点语气,又怕让他多想,索性顺着他的话冷脸道:“对,我就是可怜你。看着你特别可怜,所以给你雨伞,给你带早餐。我说完了,可以走了吧?马上就要上课了。还有,你以后别再这样单独叫我出来了,被人看到误会了怎么办。”
  “铃——”
  “不会了。”
  预备铃随着男生略微沙哑的声音一同响起,苗绵绵听得不太清楚,等铃声停止了才问:“你刚刚说什么?”
  又觉得没必要知道他说了什么,皱眉道:“算了,不说了,我该走了。”
  她刚侧脸准备转身,站在她面前的男生突然抬起手。
  冷风袭来,有什么东西划破了她的脸,紧接着是男生过分柔和的声音,重复了一遍刚刚说的话:“我说,不会了。”
  那么一刹那苗绵绵竟然没反应过来,直到伤口溢出的鲜血顺着脸颊滑落在脖子上,她才呆呆地用手指碰了下伤口。
  一手的鲜血,刺目的红。
  疼痛在此刻才席卷而来,苗绵绵瞪大了眼睛后退一步,不可置信地望着男生:“你神经病啊!”
  比她高出一个脑袋的男生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脸上笑容不变,镜片后那双眼睛毫无波澜,透着几分冰冷。
  他轻声开口,语气柔的就像是在哄着热恋中的爱人一般:“绵绵,不用可怜我,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他抬起一只手死死地捂住苗绵绵的嘴,另一只握着美工刀的手慢慢抬起。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太疼的,乖。”
  痛苦的呜咽声惊醒了草丛后躺着熟睡的少年,他坐起身拍落身上的草,因为被吵醒脸色很难看,起身透过草丛的缝隙看去,瞳孔骤然一缩。
  鲜血在少女的尸体旁蜿蜒成一条血河,微风吹来,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难闻刺鼻。
  口袋里的手机才刚刚拿出解锁,少年便听有人缓缓地走来,停在了他的身旁。
  少年还未有所动作,后脑勺狠狠一痛,闭眼倒地没了意识。
  遮住了脸的刘海被人温柔地拨开,蹲在他面前的男生盯着他的脸打量了会,伸出手探了下鼻息。
  当发现已经没了鼻息时,他轻笑一声,低头看了眼手腕上戴着的表:“运气真差,下辈子出门记得看黄历。”
  躺在地上的少年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眼皮轻颤了下,缓缓地睁开了一条缝隙,然后再次闭眼没了动静。
  男生并未发现,他起身拖着少年往前了走了几步,然后把美工刀塞进他的手中,在上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转身离开。
  ******
  “你约苗绵绵出来见面,说话过程中起了争执,”病房中,新来没多久的警察拿着本子,目光锐利地盯着床上的少年:“你一激动,就杀了她。”
  肯定的语气让周围的氛围霎时变得紧绷起来。
  坐在病床上的少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他只是抬了抬眼皮,兴许是因为刚醒的原因,声音绵软无力:“我不认识什么苗绵绵,也没有杀她。”
  他面目苍白,嘴唇干裂,那双眼睛却是异常的清亮。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