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霸总怀了Alpha影帝的崽后跑了 作者:何处东洲(下)

字体:[ ]

第36章 铁皮樵夫
  精神上巨大的羞耻感, 加上信息素对羸弱身体的强劲冲击,晏容秋很快就支撑不住,恹恹地被贺铸圈进了修长有力的臂弯之中, 连手都被松松地捉住——这回, 他可唯有听之任之了。
  慢条斯理地,贺铸用指腹轻轻捻他软而薄的手掌心,简直像哄小朋友睡觉一样。而揽着他后背的手臂肌肉轮廓分明, 热气隔着衣料, 混合着那种锋利透明的海洋气息,又霸道地将他整个人包覆起来。
  耳边,依旧残留着血液上涌的轰鸣,许久之后, 晏容秋才听见自己急促艰涩的呼吸, 还有贺铸的心跳声, 整齐,有力 , 一声一声,像从很遥远的天空之上的地方传来。
  缓了半晌, 他终于恢复了点精力, 神志也勉强从混沌中浮出水面。大概是羞耻心已经被磨得精光,这会儿被抱着,他也不觉得怎么难为情了。思绪飘飘忽忽的,他只是本能地觉得, 被贺铸拥在怀里的感觉很熟悉,可又翻来覆去地想不出这份熟悉感源出哪里。
  于是,晏容秋又缓缓阖上眼睛,再睁开时, 脸色也重新恢复成了彻底的苍白,衬得眉目幽黑,正是一副不带活气与亮色的工笔画。
  “谢谢,辛苦了。”他的声音还是闷闷的沙哑,听着有气无力。但感觉上,是平时的晏容秋又回来了——那个礼貌的、淡漠的、克制的青年。
  贺铸无法回应。他已经欠了晏容秋很多很多的谢谢,不能再承受更多。再说,他也不是在救晏容秋,而是在救自己。
  这样想着,他不自觉地又把怀里的人锢得紧些。他一直都想抱一抱晏容秋,三年前,在酒店的房间,他抱他的时候满怀激烈的感情,此时此刻,不复激烈,只剩下了情。
  怜惜的,心爱的,感情。
  突然,皮肤上燎开灼热的痛感,贺铸一垂眼,有大颗大颗的眼泪,啪嗒啪嗒砸在他的手背上。
  消失了所有的动作和声音,贺铸只看见晏容秋抬起手揉向眼睛,从眼角揉向鼻梁,泪珠子越掉越多。
  “不要看我……”晏容秋别过头,手掩住脸,拼命想忍下哽咽,仿佛刚才那个冷淡平静的青年,只是一瞬间的借尸还魂。
  失败了。他想。
  自己终究还是在别人的面前掉了眼泪。
  明明哭泣从来都只是一个人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因为软弱,因为无力,因为丑陋。
  “给。”
  温暖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热度从后心处无声无息地传来。
  晏容秋抬起头,只见贺铸把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手帕,递到了他的面前。上面那颗蜜桃水果糖在泪眼朦胧里,被折射出宝石般的光芒,亮晶晶的耀眼。
  “你是……哄小孩……吗……”他抽噎着质问。
  贺铸缓慢地摇了摇头。
  这是我曾经从某个最重要的人那里得到的温柔。
  现在,我想把它物归原主。
  他伸手帮晏容秋整理了下散乱的额发,好散去哭出的薄汗。
  “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怀里,晏容秋的肩头耸动了几下,哽咽变成呜咽,啜泣又拉长成了饮泣。
  第一次,哭出了声音。
  贺铸的衣襟传来湿热的感觉,身侧有窸窸窣窣的轻微触感。
  是晏容秋伸手,轻轻抱住了他。
  贺铸的身形顿了顿,过了一会儿,他才低下头,以不会被察觉的轻柔,吻了吻晏容秋漆黑的发丛。
  他想到自己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看过朱迪·嘉兰演的电影《绿野仙踪》里,有个铁皮樵夫的角色。
  铁皮樵夫认为自己没有心,所以需要向伟大的术士求取一颗温柔的心。但是,这样刀枪不入的铁皮樵夫,原来也只是普通人类青年变成的。而且,他比谁都容易感到受伤,却又偏偏不能哭泣。因为眼泪会让他的生锈,这样他就再也不能动弹,只能永远的被留在森林里。
  等晏容秋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贺铸才一点点把他松开,仔细替他拭去脸颊上的泪痕。
  “对不起。”晏容秋抿紧了嘴唇,睫毛颤了颤,鼻音浓重得要命。
  挣离贺铸的怀抱,他一个人扶着床栏杆笔笔直直地站好,一时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是长长地喘了口气,又重复道:“谢谢你。”
  和贺铸贴得近时,晏容秋只觉得热得心里发慌,面对面地同他隔开安全距离,身上又蓦地发冷。这样好,这样才好,好让自己快点变回去,恢复成那个正常的自己。
  “这些天,因为生病的关系,我变得特别……有些……有一点反常。如果我有哪些言行令你感到不快,在这里,我郑重向你道歉。”
  “还有,关于吴医生提出的治疗方法……”晏容秋喉头一涩,后颈略微发烫的痛痒感又在提醒他刚才发生的一切。
  “其实,那个……只要你有任何为难或者尴尬的地方,都可以随时提出终止,我完全不会介意。而且,我还要感谢这段时间以来你对我,还有对小新的善意。”
  平静,干脆,流利,自己说话从不会有半点吞吐凝滞,可现在竟磕磕绊绊。不像话,晏容秋在心里批评自己,真不像话!而且还词不达意,虚虚地浮在面儿上。自己想对贺铸说得真是这些吗?仿佛不是。可到底应该说些什么,他又实在想不清楚。
  乱了,再想多想就又要乱了。现在已经乱成一团麻线了!被标记,被拥抱,被安慰,被擦掉满脸的眼泪,过头了,他和贺铸都过头了。当初定好的安全距离,合同上白纸黑字的雇佣关系,都全都被他们熟若无睹,烧化成了一蓬飞灰!
  秩序,我的秩序。
  晏容秋的手垂落在身侧,死死抓紧衣摆,用尽力气到指甲发白。
  一定有什么东西正在飞速搅乱自己的秩序,所以必须抓得紧一些,再紧一些,紧到把骨与肉都血淋淋地攥碎也没关系。
  “不是善意。”
  短暂的沉默后,贺铸平心静气地开了口,晏容秋浑身紧绷如临大敌的样子,自然逃不过他的视力很好的眼睛。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