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玄学大师渣受日常 作者:种树的喵

字体:[ ]

《玄学大师渣受日常》作者:种树的喵
 
文案:
穿越前,容真是大梁万民敬仰的国师
穿越后,容真是脚踏N条船,因爬大佬床被赶出家门的渣受
某堂哥:败坏门风,家门不幸!
某前男友:劈腿成性,无耻!
某总裁:呵,小妖精,给你机会讨好我,来吧!
容真:哦,本座看你们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护身符五十万要不要来一张?
 
顶着臭名的容真只想挣钱发家,找到前世救命恩人了却因果,然而……
救命恩人:小小年纪不学好,水性杨花,以色侍人,想抱我大腿?
容真:……
后来……
救命恩人:缺男友吗?铺床叠被洗衣做饭自带暖床功能还身价百亿的那种
容真啃了口手中的红烧大猪蹄子:本座是个感情莫得的国师,不搞以身相许那一套。
众人:渣还是那个渣
 
傻黑甜中二莫得感情国师受
脑补戏精帝大佬攻
 
食用指南:
1、主角是个傻甜的天然黑
2、本文苏爽甜宠,打脸虐渣秀恩爱通通安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真 ┃ 配角:曲怀江 ┃ 其它:宠文甜文打脸爽文
一句话简介:正经国师人渣洗白路
 
 
第一章
  “嘭——”
  荣臻刚刚恢复意识,还未彻底清醒,就被人踹倒在地上,一只脚踩在他的背上,狠狠地碾了几下。
  趴在冰冷的地上,荣臻慢慢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中看到有人在站在他的面前大声呵斥着什么,他轻轻晃了晃头,脑海里的剧痛慢慢散去,耳边的嘈杂声也越来越清晰。
  “容真,看在你已经去世的父母的面子上,我们已经忍了你很久了,但凡你还要点脸,就不会做出今天这种事情!”
  昏暗的大堂中,白炽灯微黄的光照在众人的脸上,刚好可以让微微抬起头的荣臻看清他们脸上的表情。
  冰冷、窃喜、厌恶、幸灾乐祸。
  毫不掩饰的恶意朝他迎面扑来。
  荣臻有些茫然地坐直了身子,想要站起来,然而站在他旁边的青年像是就等着他动作一样,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伸出脚在他的肩头狠狠踩了一下。荣臻措不及防,又栽倒在地上,额角磕在前面的台阶上,温热的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他抬手摸了摸额角的伤口,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剧烈的疼痛让他意识有些不清醒,属于另外一个人的记忆杂乱地挤进他的脑海,也让他明白,大梁国师已经死了,死在了九天玄雷之下,如今的他只不过是已经借尸还魂还三魂不稳、七魄不全的“容真”。
  “容哲!”站在台阶上的中年男子呵斥了那青年一声,却没有别的动作,他用手中的细木棍点了点容真的头顶,叹了口气道:“容真,这次不是二叔不讲情面,这次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平时胡闹,我们就随你去了,但是今天那可是曲先生,你得罪了他,我们容家是不敢保你了。”
  方才的青年挑了挑眉,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眼底划过一道藏得极深的恶意。
  “二叔,我早就说过,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和他那个不要脸的妈一样,一心想着爬别人床。你看看现在,我们容家都成了禹城的笑话了,提起我们容家,别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只会抱大腿的废物!”
  听到两人的话,一股愤怒且委屈的情绪从容真的心口处迸发出来,他从残缺的记忆碎片中看到,这次的事情,分明就是站在他旁边的青年陷害他!
  原身记忆中最后一幕,便是这青年好声好气地说要给他介绍一个大人物,让他好好和大人物搞好关系,并且递给他一杯饮料。原身喝了那杯饮料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的便是千年前被天雷劈死的大梁国师。
  容真想要辩解,但是脑海里不断冲击他识海的记忆碎片却让他痛的难以开口,他趴伏在地上,浑身发抖,额头冷汗直冒。
  “好了,明天收拾东西,离开容家,就当,我们容家没有这个人。”
  一直坐在上位的老人开口,给这件事画上了句号。
  围着容真的人带着满意的笑容三三两两散去,那老人走到容真身边,冷哼一声:“你今天就在这里好好清醒,明天开始,好自为之!”
  拐杖敲打地面的笃笃声渐渐远去,这间有些老旧却庄重的祠堂里,就剩容真和那个名叫容哲的青年。
  容哲绕到容真的前面,蹲下,伸手抬起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
  “啧啧,这张脸就这么磕破了还真是可惜了,容真,就你这样,烂泥里爬出来的人,还想一脚踏上天?想得美呢你!我们这种地方,就不是你有资格来的,蚯蚓就该钻在土里,妄想破风成龙?你还是老老实实回贫民窟,找你那便宜老爹去吧!”
  站起来后又狠狠地朝容真背上踩了一脚,容哲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容真脑海里的剧痛退去,记忆也渐渐清晰,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在他面前铺展开来。
  原身十七岁之前,名字叫宋真,和母亲林菀还有父亲宋城住在禹城郊区一间狭小出租屋里。他的母亲经常跟他说,他的亲生父亲一定会回来找他们的,然而渐渐长大的宋真却对母亲的说法嗤之以鼻。
  他母亲在上大学的时候和他的亲生父亲恋爱,后来未婚怀孕生下了他,那个负心汉却一走了之,十七年没有音信,十七年过去,现在怎么可能再回来!
  如今他并不想要什么亲生父亲,他的父亲只有一个,那就是宋城。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十七岁那年,他的母亲满面红光地跟他说,他的父亲来接他们了,这时候他才知道,他的父亲是容恒,那个身家数十亿、妻子刚刚去世的容恒。
  从那天开始,他的母亲欢欢喜喜正式嫁入了容家,成为容家太太,宋真改名为容真,和母亲搬进了容家大宅。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