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导演是个神…棍! 作者:哈哈儿(下)

字体:[ ]

第41章 赵小宝
  “大师, 我受不了…我最近真的受不了,我……”
  闻天明跪在一个打扮夸张怪异的人面前,双手合十, 面上虔诚的神色中还带着无比的惊惶与疲累。
  他痛苦地祈求道:“最近一段时间,每一次到了深夜里,都会有一个女人进到我的梦里,浑身上下血淋淋的, 脸都被摔坏了一般, 狰狞又恐怖。”
  “那个女人一直都在问我,程万鹏在哪里?程万鹏去哪儿了……每次不等我说话,那个血淋淋的女人就会亮起长长的指甲, 猛地像我扑过来…然后我就被从梦里猛然惊醒了。”
  闻天明低着头,眼底带着一层青黑色, 脸上尽是没有休息好的疲惫和颓然:“已经一个星期了,我已经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好好睡一觉。”
  “每次一入梦就见到她, 我只能尽量不睡觉, 可是一旦熬不住稍稍眯一会, 那个女人就会见缝插针的跑来吓唬我……她、她绝对不是人, 她是只女鬼,绝对是!”
  说着说着, 闻天明脸上的惊恐神色已是越来越重,甚至连言语之间都带上了哽咽声, 几乎要哭出声来。
  坐在他面前的那位大师, 看模样也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 样貌平平,脸庞和五官略有些油腻,肢体仪态不太好, 稍稍有些弯腰驼背,看起来不怎么精神。
  此人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杏黄色道袍,半披半盖露出一条胳膊,手腕上却拨弄着一串佛珠,头上戴着一顶极其夸张的竖冠布帽,装扮浮夸又不三不四,也不知到底是哪一家哪一派的“大师”。
  这个人一直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直到闻天明提到了“程万鹏”这个名字,他才睁开眼睛,拖长音调,慢悠悠的说道:“你说一只女鬼缠上你了,夜夜入梦?”
  闻天明忙不迭的点点头。
  “那只女鬼还向你问程万鹏的下落?她认识程万鹏?”大师又问道。
  闻天明点头如捣蒜,不住说道:“那只女鬼绝对认识程万鹏,我以前见过照片,她就是程万鹏的前女友。”
  在做那件事之前,他曾经仔细调查过程万鹏的来历背景。
  程万鹏,普通市井出身,没什么特别的背景,后来上了影视戏剧学院之后,凭借着一张还算帅气的脸和伪装的深情模样,骗到手了一个家世和长相都不错女朋友。
  不过听说他那个女友脾气不太好,姓格强势,不温柔也不会伺候人,程万鹏一边借着女友的资源混得风生水起,一边背地里偷偷嫌弃她,还悄悄劈腿找了别的女人。
  后来程万鹏踩着女友提供的台阶,搭上了魏氏娱乐集团的线,被上面的人看重栽培,眼看着演艺前途无量,就干脆跟自己的女友摊牌了,直接甩了她。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本来也没什么异样,但是…但是……
  闻天明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不禁苍白,浮现出一丝惊惶的神色:“可是我后来调查过,他的那个女朋友,在被甩了之后,一时想不开,爬到学校宿舍楼的楼顶,一跃而下,已经跳楼摔死…死了!”
  “那时候,程万鹏那小子知道这件事之后,不但没有觉得愧疚害怕,反而还特别得意,天天在公司里跟我们吹嘘,说他的魅力多么大,迷得女人为他寻死觅活的……”
  “他那个女朋友的照片我见过,是学校里的校花,长得还挺好看……可正因为如此,我才肯定,那个女人是真的已经摔死了,千真万确!”
  “可是…可……”闻天明像是又回忆起了什么,跪在地上浑身发抖,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可就在一个星期前,我去试镜角色,却在试镜的片场上,又、又见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跟程万鹏已经死了的前女友长得一样,一点差异都没有,甚至连自身阴郁的气质都一模一样,绝对不是别人长得相似就可以解释的。”
  “而且自从在片场遇上她之后,我就开始夜夜遇到女鬼入梦……我敢肯定,那个女人一定不是活人,她就是鬼!她就是死了之后变成鬼,来找程万鹏了……”
  闻天明声音颤抖的说着,已经害怕得开始颠三倒四、语无伦次起来。
  他面前的“大师”,听着他啰啰嗦嗦、含混不清的话语,不禁皱起眉头,捏腔拿调的说道:“既然她是程万鹏的前女友,想必变成鬼之后,肯定是来找程万鹏复仇的。”
  闻天明浑身一颤,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赵大师…她想找程万鹏报仇,为什么天天缠着我,我又不是程万鹏……”
  姓赵的大师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直把他盯得低下头去,辩解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不敢说话。
  赵大师嘲讽道:“程万鹏已经死了,你拿了程万鹏的东西,顶替了他的前途,粘上了他的因果,那只女鬼肯定被你身上的命格所迷惑,错把你当成了程万鹏,不找你还能找谁?”
  闻天明急了:“赵大师,咱们之前说好了的,那件事绝对不会有遗漏的地方,程万鹏的死也牵扯不到我身上,可现在怎么又……”
  赵大师两眼一闭,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只替你解决程万鹏的事情,至于程万鹏自己惹下的桃花劫,那就是另外一码事。”
  “你拿走了程万鹏命里的富贵,那肯定也要替他承受命里犯下的因果劫难。事情一码归一码,我只收了一笔钱,自然就只解决一件事情。”
  望着一脸事不关己的大师,闻天明瞬间懂了他的意思,不禁暗自咬了咬牙,狠狠心,又掏出来一张银行卡,满脸堆笑的双手奉上:“我怎么敢让大师白做工,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大师笑纳。”
  赵大师依旧闭着眼,嘴里面喃喃的念着怪异的经文,看也不看银行卡一眼,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
  闻天明笑得脸都僵了,无奈的说道:“大师您看,我现在才刚出名,身上攒的钱也不多,现在这点钱就是我最后的积蓄,再多也没有了,您别嫌弃。”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