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病美人仙尊被缠上了 作者:廿四铜钱

字体:[ ]

  =================
  书名:病美人仙尊被缠上了
  作者:廿四铜钱
  文案:
  步衡风身为天道第一人的衡风仙尊,因为神魔大战背叛天宫,成了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整天醒不了几个时辰的病秧子。
  不过步衡风有只好灵宠,整天化作人畜无害的少年郎给步衡风送灵药,修补他的神魂。
  不知道的以为二人关系有多好,知道的那少年郎八成是要折磨步衡风,
  步衡风神魔大战背叛天宫却重伤魔君,伤的也就是那少年郎灵宠。
  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步衡风对捡回来的这只灵宠以前是百般回护,关键时候却又将他推下深渊,简直就是捧杀!
  步衡风两边都没落个好,三界容不下他,要想洗白谈何容易。
  身边还有一个表面温顺实际上黑的不能再黑的魔君,步衡风只好,
  倒入魔君怀里:“头疼。”
  魔君抱着他,微笑:“疼着疼着就习惯了。”
  本来对洗白无所谓的步衡风看着魔君,突然觉得他该解释解释。
  最后魔君化作原型,身影巨大的赤龙盘旋着将步衡风圈在中间,低着高傲的龙头在他面前,
  求摸!
  【食用指南】
  1.表面纯良白切黑攻×清冷温柔假高冷受
  2.攻是妖修,捧杀之后还有点扭曲内心,之后解开就好了,还是一样的温顺
  3.HEHEHE.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步衡风,姬永安 ┃ 配角:姜晚 ┃ 其它:甜宠,偏执,温柔
  一句话简介:不想上位的灵宠不是好灵宠
  立意: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
 
 
第1章 
  寒风呜咽卷过山脉,带着白雪扬扬洒洒飘落,落了满山,草木皆被皑皑白雪覆盖,茫茫一片。
  有两个人在这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雪山半山腰谈论着,声音不大,呜咽的风能将这话语吹散。
  两人身后是一道石门,门上有明显的禁制,银色的符文若隐若现。
  “时间差不多了,今天你去吧。”
  白衣小仙望了一眼天色,闲聊了一会儿,使唤他。
  青衣小仙看了一眼那道下了禁制的石门:“唉,我是真不想去,里面那位衡风仙尊其实人挺好的。虽说他也没说过一句话,但我从他身上就没感受过天宫里那些人的威压。天界的那些仙君,一个个都趾高气扬的,看不起我们这些小仙。”
  “唉可咱俩身上也下着禁制呢,终归是仙君得受的,咱们也没办法,去吧。”白衣小仙也不想对里面的衡风仙尊用刑,故而才推给青衣小仙。
  青衣小仙一挥袖,身后的石门缓缓上升,丝丝缕缕的寒气朝外涌出来,竟是比外面这冰天雪地还要冷上十分!
  两人齐齐打了个哆嗦,青衣小仙进了这山洞,墙壁上皆嵌着夜明珠,三步一颗,将道路和洞内照的宛如白昼。
  他往山洞深处走去,只见那里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在这寒冰之中竟然未曾冰封,湖水中央有一块扁圆的平台,已然结了冰,晶莹地如同钻石。
  这冰台上跪坐着一个人,他背对着一动不动,白衣墨发好似画中仙,只是宽大的衣袍显得人削瘦。
  他从来没见过仙君长什么样子,也不敢绕到前面去看,但从传言和背影来看,应当是极为好看的。
  青衣小仙对着湖中央的仙君无奈道:“仙君,冒犯了。”
  那人还是没动,仿佛未曾听见,小仙也习以为常,手中幻化出一道鞭子,和普通的鞭子没什么两样,打在人身上甚至没有任何伤痕。
  可这鞭子有个名字,
  消魂鞭。
  打的是人的魂魄,每抽一鞭,便会打散一缕魂魄,直到受罚之人魂飞魄散。
  小仙扬起消魂鞭,消魂鞭划破夜明珠映照的柔光,直直落向那道白色的身影。
  “啪!”
  鞭笞的声音在洞中响起,似还带了回音,然而湖中那道身影依旧未曾有所动作,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有时候小仙都怀疑这消魂鞭是不是压根没什么作用。
  可是上品神器在手中感应着,并未失效。
  小仙轻叹一声,收了消魂鞭退了出去。
  石门再度重重地合上,洞内又恢复了一室静谧。
  湖中央的人细微地动了动,很轻,若是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他动了。
  消魂鞭是什么滋味,没有人比步衡风更了解。
  一鞭落在身上,步衡风的魂魄一瞬间被抽离,直接打散一缕,生生打散魂魄的疼痛,绝非身体的疼痛可以比拟。
  步衡风的脸色很白,几乎可以与外面的雪山相比,他如今失了仙法,扛不住这山洞的寒冰,唯有仙骨苦苦支撑着。
  他的唇色也是苍白的,细眉和羽睫上是被寒冰凝出的霜,他是闭着眼的,因为疼痛羽睫颤抖着,唇也被咬住,渗出一道血丝,在惨白的面容上却显得鲜活。
  他如今脑海中昏昏沉沉的,不知今夕何夕,唯有每日那小仙来抽消魂鞭知道又是一日过去了。
  不过他在这里太久了,久到早就忘了外面的世界如今是什么模样了,魂魄在每日的鞭笞下变得虚弱无比,大概再过个一年,他就会在消魂鞭下魂飞魄散了吧。
  步衡风苦笑一声,气血翻涌顿时从松开的牙关中溢出,一滴滴落在白袍上,妖冶夺目如同在雪山之巅绽放一朵朵红莲。
  他似乎是忍不住了,任由口中的鲜血滴落染红了白袍。
  夜明珠的柔光打在他的脸上,近乎透明的面色显得分外虚弱。
  自从仙魔大战之后他便被困在昙雪山,他身上虽无禁锢,但他根本走不出这个湖,天帝封了他的仙术,在这昙雪山和洞口都下了禁制。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