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 作者:水竹青菜(上)

字体:[ ]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作者:水竹青菜
 
文案:
江一律打小跟着师父在寺里修佛,修得还是最难修的闭口禅。
周围的邻居整天感叹,小师傅长得好看性子和善,可惜是个哑巴。
后来哑巴小师傅的富豪父母找到了寺里,说当初医院里抱错了孩子,江一律才是他们亲儿子。
原以为是感天动地的父(母)子相认,没想到小师傅却遭到了嫌弃。
江父:你怎么不叫人的。
江母:好好的孩子怎么剃个光头啊。
江家大哥:你怎么能抢阮阮的位置呢。
江家表哥:阮阮你不要怕,就算他回来,你也是江家的少爷。
江软(梨花带雨):一律,你放心,我会离开,把爸爸妈妈都还给你的。
江一律(拿过平板敲字):
捉诡、看风水有需要吗?
平安福、桃花符有需要吗?
超度、迁坟、往生咒有需要吗?
哦,都不需要啊,那你们让让,贫僧去下一家问问。
靳凤羽:等等,上面那些我都不要,我要你行么。
高亮提醒:本文纯属虚构,属于架空背景,文中有很多私设,请不要带入现实哈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一律,靳凤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是个正经和尚,偏有人逼我还俗
立意:善恶终有报,佛说,你要做个好人 
 
vip强推奖章
江一律打小跟着师父在寺里修佛,修得还是最难修的闭口禅,周围的邻居整天感叹,小师傅长得好看性子和善,可惜是个哑巴。后来哑巴小师傅的富豪父母找到了寺里,说当初医院里抱错了孩子,江一律才是他们亲儿子,原以为是感天动地的父(母)子相认,没想到小师傅却遭到了嫌弃……全文风格轻松,行文流畅,文字间趣味横生,十分逗乐爽快,单独的小故事中间隐有联系,伏笔设计环环相扣,值得一读。
 
 
第1章 婴差阳错
  村里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庙里有个小和尚,正带着老和尚们做早课。
  老和尚们都有些心不在焉,伸长了脖子在听外面的动静。
  山名叫土原山,庙名叫土原寺,就在在土原山顶。
  一千两百多米的海拔,只有一条路能通上山顶,弯弯曲曲的,比十八弯还要多一道弯。
  以前是条小山路,来来往往都得靠腿着去。
  下山一趟,腿都能走粗半寸,各种腰酸背痛腿抽筋,谁都不稀罕往山下跑。
  后来有个大土豪,因为欠了寺里的人情,大手一挥给土原山上修了条水泥路。
  宽阔的很,至少得三丈那么宽!
  瞧着那条路,主持就可高兴啦,拿出他攒的棺材本,买了辆小皮卡开着玩。
  每逢初一十五,就派人开着车,下山去采购物资。
  今儿正逢五月初一,外面春光明媚,鸟语花香,天气晴朗,正是开着皮卡下山采购、顺便溜达的好日子。
  一屋子做早课的,手里敲着木鱼,嘴里念着经文。
  眼神却在偷偷瞄着外面,心思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唯独领头的小和尚,正微微闭着眼睛,全神贯注的敲着木鱼,嘴唇也紧闭着,半丝念经的声音也没有。
  若不是敲木鱼的声音,“笃”“笃”“笃”的,从早课开始到早课结束,节奏就没乱过。
  看着不像是做早课,倒像是在打瞌睡。
  太阳升高了些,光线透过玻璃窗户,洒进做早课的大殿里,其中最明亮的那束,落到敲着木鱼的小和尚身上。
  清晨的阳光落下来,给他精致灵秀的脸庞,镀上层淡淡辉光,周围还带着细碎的微光圈圈。
  肤色也呈现出剔透的玉质白,就跟后期加了特效似的,说不出的宝相庄严,灵光澄澈。
  随着最后一声木鱼敲完,小和尚睁开眼睛,双手合十跟殿内众人行个礼,站起来往外面走。
  身后有个胖和尚赶紧跟上,“一律师叔,慢走。”
  一律停住脚步,沉默着跟他对视,示意他有事说事。
  胖和尚是真的胖,浑身圆滚滚的,就这么两步路就出了汗水,拿帕子擦着汗水,气喘吁吁的,“您要下山么。”
  一律竖起手掌,在面前左右摆了摆,表示他不下山。
  见他不准备下山,胖和尚便找到了主心骨,松了一口气,“您不下山就好,事情是这样,昨儿主持接了个单。
  处理起来有些棘手,主持说了,得请您出面给瞧瞧,您看,这都马上夏天到了,咱寺里还没钱买夏衣呢。
  虽说山上凉快,总不能穿着春衣出去种地吧。”
  今时不比往日,物价上涨的飞快,柴米油盐酱醋茶每样都是钱。
  单靠化缘和种田,早就养不活庙里的和尚啦。
  他们土原山又偏僻,没甚旅游景点,收不成门票钱。
  可把他们主持给急得哟,胡子都快白了,整天就想着法儿的挣香油钱。
  经常接些诵经、做超度之类的单子。
  一般情况,都是让寺里其他人去做事。
  遇到实在办不了的,就递到一律跟前。
  听到他说这话,一律抬起看看天上太阳,确实有两分毒辣,隐隐有些盛夏模样。
  和尚们境界不到,不能够寒暑不侵,酷暑难熬,毕竟都他名义上的后辈,略微想了想,便点头将此事应下了。
  胖和尚一见他点头,当即一蹦三尺高,“好咧,我这就将人带过来,他们就搁客院住着呢,师叔您先稍等。”
  说着话,便一溜烟的跑去接人,很快就将昨夜住进客院的人接到,带着他们,顺着山路往一律的院子走。
  边走边高谈阔论,“不是我吹,别说咱镇上、县里、哪怕您是去省城,都找不到我师叔这么厉害的大师傅。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