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召唤出了一颗蛋[星际] 作者:糖莓(下)

字体:[ ]

 
第62章 
  “送错了?”希亚有些惊讶。
  “对。”海恩斯说, “养育所的工作人员说,雅格布的店那次只要了六只塔格拉兔的幼崽,并且六只都是白色的。正巧那一次还有另外一家魔宠店也预订了塔格拉兔幼崽, 两辆送幼崽的车停在一块, 工作人员就把要送给另一家的其中一只幼崽, 放到了送给雅格布的那辆车上。”
  “原来是这样,难怪雅格布上次跟我说, 他家店里那次没有来黑色的塔格拉兔幼崽。”希亚恍然大悟, 但他想了想又觉得有些奇怪,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 这只幼崽不应该在另外一家魔宠店里吗?怎么会还在养育所?”
  “难道是又被退回去了吗?”希亚皱眉, 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小塔格拉兔。
  海恩斯摇头说:“那倒没有, 另外一家店发现少了一只幼崽之后,直接联系养育所退了钱, 这只幼崽没来得及补送过去。”
  希亚松了一口气。
  这些魔宠崽崽虽说年龄还很小,智商也比不得其他的智慧物种,但它们对于外界情绪的感知力还是非常强的。
  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它退回养育所,幼崽也会有所察觉, 心理上很可能会出现一定的问题, 比如变得更加敏感、胆小甚至是怕人。
  好在这只塔格拉兔幼崽目前看来并没有出现这些问题, 只是比其他幼崽更加安静一些。
  希亚把小塔格拉兔交给了科娅, 让她给幼崽做一个身体检查。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就和当初的小赤角兽一样,检测仪器什么也没有检查出来。
  不过这只小塔格拉兔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表现,看上去乖巧又安静,不像小赤角兽之前那样虚弱。
  “那是不是就说明,污浊之气其实是有潜伏期的?”希亚问海恩斯, “幼崽染上污浊之气之后,身体可能不会立刻表现出不适,而是会潜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幼崽和正常幼崽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
  “很大可能是这样。”海恩斯说,“包括小赤角兽也可能是这种情况,虽然它这段时间才表现出不适,但有可能在更早之前,它其实就已经被污浊之气缠上了。”
  “而且……目前看来,污浊之气对身体带来的影响可能是不同的。”海恩斯说。
  希亚愣了一下,见海恩斯的视线落在了培养舱里的那几颗龙崽蛋身上,很快就明白了海恩斯这么推测的原因。
  除了小赤角兽和小塔格拉兔之外,他们现在所知的身上还有污浊之气的,就只有龙族的这几颗还没破壳的幼崽蛋身上。
  小赤角兽沾染了污浊之气的表现为身体极度不适,但这几颗幼崽蛋的表现,却是迟迟不能破壳,并非身体不适。
  虽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污浊之气的潜伏期还没过,但希亚更倾向于前面的推测。
  如果还没破壳的蓝崽它们身上有污浊之气,那就说明,黑崽和红崽身上很可能也有,但是诺兰之前帮黑崽和红崽看过,这两只崽崽非常健康,身上并没有污浊之气。
  也就是说,黑崽和红崽身上如果曾经有过污浊之气的话,那这些污浊之气,应该已经被希亚无意之中消除干净了。
  污浊之气让龙崽蛋们没办法正常破壳,而这些龙崽蛋在和希亚接触一段时间后,身上的污浊之气被希亚慢慢消除,等污浊之气彻底消失的时候,就是龙崽蛋恢复正常,开始破壳的日子。
  这么一想,之前的一些事情似乎就能说得通了。
  龙崽蛋不能破壳的原因,希亚能让幼崽蛋破壳的原因,以及幼崽蛋身上的污浊之气,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只是,这些幼崽蛋又是怎么沾染上污浊之气的呢?小赤角兽和小塔格拉兔身上的污浊之气又是从哪里来的?
  在此之前,龙崽蛋和小赤角兽完全没有任何交集,它们身上的交叉点也完全找不出来。
  希亚还是想不明白污浊之气的源头是什么,甚至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皱着眉,忍不住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脑袋瓜乱成了一团浆糊,完全不够用。
  “线索还是太少了。”希亚小声嘀咕了一句,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随即起身准备去给小塔格拉兔泡药奶喝。
  虽然小塔格拉兔目前还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但污浊之气已经附着在了它的灵魂上,早消除早安心。
  见希亚拿出了一瓶银草水,诺兰突然拦住了他,“用我的吧,试试看能不能消除污浊之气。”
  希亚点点头,果断地将诺兰熬制的银草水倒入了温热的幼崽奶中。
  小塔格拉兔很乖,小鼻子闻着香甜的奶味耸了耸,便张开嘴巴含住了软软的奶嘴。它个头小食量也小,最小号的小奶瓶只喝了大概三分之一就不肯再喝了。
  希亚轻轻揉着小塔格拉兔的肚子,帮它揉出来两个带着奶味的嗝之后才松开手。
  药奶已经喝进去了,过阵子里头的银草水才能生药效,到时候让诺兰再感知一下小塔格拉兔的体内,若是污浊之气有所减缓,那便说明诺兰的精灵之力也能对污浊之气起作用。
  若是再进一步推测的话,说不定只要是精灵之力,就能克制这些污浊之气。
  “希亚,你别抱太大的希望。”诺兰突然道,“我之前试过用精灵之力对绿崽它们以及小赤角兽使用治疗法术,但只能将污浊之力和他们的灵魂稍微隔绝开来,却没办法彻底清除。”
  “换句话说,我的药剂很可能也只有隔绝缓冲的作用,没办法像你一样消除污浊之气。”诺兰说。
  希亚一愣,“怎么会这样?”
  诺兰解释道:“虽然都是精灵之力,但是每个精灵所拥有的的精灵之力是不同的,可能你的精灵之力正好克制污浊之气,而我的则不行。”
  这个道理并不难懂,希亚听诺兰解释了一遍就明白了。
  但他还是没有完全放弃,一直等到过了好一阵子,诺兰重新检查了一遍小塔格拉兔之后,才有些烦闷地叹了口气。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