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妖兽小镇 作者:半盏茗香(下)

字体:[ ]

 第50章 
  最后, 在家长们的堵门声讨下, 鬣狗家长不得不就自家幼崽以往在幼儿园闹下的事, 给那些妖兽们赔礼道歉。这叫很多习惯独来独往或者只习惯小群体活动的妖兽们,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多力量大”。
  鬣狗们上午才从余冬冬那得了一点东西,结果下午就连自家老本都亏掉了好多, 再宠自家崽子, 也免不了迁怒,转头对着自家小崽子们一阵狂骂,小鬣狗们被家长吼地哈哈叫,缩在一边瑟瑟发抖。
  得知结果的余冬冬觉得经此一事, 不管是鬣狗家长还是小鬣狗们,应该都会记住这次教训, 有所收敛,不会再随便欺负其他幼崽。也顺便,把这次雪糕“霸凌”的事情给成功模糊过去了。
  接下来, 就该让雪糕和自己和解啦!
  吃过饭没多久,陲风就带着雪糕出去了,余冬冬这会儿还要出去找他们。余冬冬也没想到雪糕小脾气还挺拧的,给它做的饭它照吃,扔给它的玩具照耍,就是和它说话它怎么都不理, 也不和他对视, 一直拿后脑勺对着他, 直让余冬冬叹这小家伙丁点大, 一手冷暴力倒是使得好。
  不过,冷暴力是真的不可以。
  余冬冬找到陲风和雪糕的时候,陲风正在一个公园的几棵大树旁站着,旁边还有几个看护幼崽的傀儡人和几只亲自带幼崽出来玩耍的大妖兽。
  “阿黄。”余冬冬走过去,“雪糕呢?”
  陲风冲一棵大树下抬了抬下巴,“那儿呢。”
  余冬冬看过去,就见雪糕和几只猫科幼崽蹲在一起,有小豹子和小老虎,对面是几只熊科幼崽,有小黑熊、大熊猫幼崽。这群幼崽挤挤挨挨地凑在一处,各自用自己的原声交流。其他幼崽的声音余冬冬听不懂,雪糕的叫声他现在基本能懂了。余冬冬听了一下,原来是这群幼崽要比爬树,看谁爬得又快又高。
  黑熊和大熊猫是爬树好手,猫科妖兽也都会爬树,只是爬树本领各有高低。小豹子里花豹爬树本领最好,最差的要属于擅奔跑但是爪子无法收回的成年猎豹,至于其他的长大后受体重限制,都比较一般。
  显然,在余冬冬过来之前,幼崽们就已经把比赛方式说得差不多了。余冬冬过来不到半分钟,这些幼崽就分散开来,站在各自要爬的大树下,等待比赛开始。
  这几棵大树枝干又粗又高,一棵能供四只幼崽同时攀爬。雪糕站着的旁边,恰好是一只熊猫幼崽,还是被雪糕记在小本本上的胖胖。
  面对胖胖这只早就从幼儿园毕业,比它大好几岁还喷火撩了它毛的幼崽,雪糕可不敢做什么,只能暗戳戳拿眼神去瞪胖胖。胖胖瞪着一双无辜的黑眼睛,咧嘴冲雪糕友好地笑了笑。
  “切~”雪糕扭头,不兴得搭理人家。
  比赛裁判是由一只花豹家长担任的,随着花豹家长一声“开始”,严阵以待的幼崽们顿时四爪齐动,向着大树的顶峰爬去。
  余冬冬以为爬树最快的应该是花豹,但是没想到居然是看着比较安静的小黑熊。小黑熊四只爪子扣着树皮两边,咻咻咻地就冲上去了,把旁边的小花豹迅速甩出一段距离,胖胖的速度也不遑多让,只比小花豹慢一点,至于雪糕和其他幼崽,爬树动作就真的很慢了,与小熊和小花豹比,就好比蜗牛。
  雪糕在这群幼崽里它年纪是最小的,树下的余冬冬提心吊胆的,生怕它爪子抓不牢摔下来,陲风眼眸里却含着些幸灾乐祸。
  雪糕好不容易爬了一截,人家小黑熊却已经在树上待了一会儿,觉得没趣又嗖嗖嗖地下来了,至于胖胖,它背靠在一根树杈子中间坐着,带着那树枝摇摇晃晃,然后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抱着那树枝不停晃动身体独自玩乐。
  比赛时间很短,雪糕它们还没爬到树顶,比赛时间也到了。下去的幼崽依旧是小黑熊最快,感觉哧溜一下就下去了,而雪糕它们想要下去,就困难很多,包括之前爬得也挺快的小花豹。
  雪糕在树上缩得颤颤巍巍的,粗尾巴不停摆动着平衡自己的身体,下树花费的时间比上树多了一半。
  最后比赛的第一名自然是小黑熊,由于是个临时想起来的娱乐,所以也没啥奖励,爬树本事凸出的幼崽收获了周围家长们的一波夸赞,那些爬树不利索的幼崽们则收获了一堆鼓励。
  雪糕蹲在陲风脚边,不服气地嘟囔:“比爬树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比爬山啊,我们雪豹爬山如履平地,可厉害了!”
  余冬冬蹲下去摸雪糕的头,雪糕冲他哼了一声,把脑袋扭到一边不看他,不过好歹没躲让摸了,说明气还是消去一点了。余冬冬干脆就把雪糕给搂在身上,掂了掂挺有重量,不过现在可不敢说它胖了,不然又要炸毛。
  余冬冬轻声道:“就像你自己说的,比爬山它们都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你也不用介意自己爬树不如它们,不同的种族各有偏重呀。”
  就如成年黑熊的优势是力量和体型,但比敏捷不如老虎,在场的也没有哪只妖兽能跑得过猎豹。
  雪糕哼哼了两声,算是听进去了。
  余冬冬看着时间不早了,问雪糕:“咱们回家?”
  雪糕终于看了余冬冬一眼,勉为其难地点头,“好吧。”
  不过它要陲风抱它。今天和余冬冬闹别扭,助理对它的维护雪糕可都记在心上的,而且助理还带它出来散心,这般体贴,雪糕表示自己看他又顺眼一点了,知道他和余冬冬一样一天不摸它抱它就不舒服,所以它就委屈下自己满足一下他吧。
  雪糕把高贵的爪子伸过去,半晌不见助理行动,不由催促地扬了扬爪子,示意他赶紧的,别等会儿不让抱了再哭唧唧。
  陲风眼底闪过一抹嫌弃,看着很勉强地把小豹子接到怀里,下意识地挠挠它的下巴,见小豹子舒服地眯起眼睛,心想没长大的幼崽就是黏人,不抱它吧就一直可怜兮兮地看着你求你抱它,真是没办法。
  经过公园出口的时候,余冬冬他们忽然听到了一阵惨烈的哭声。循着哭声看过去,就见两只考拉在树干上打架,上面那只一直往后蹬腿,踢在下面那只考拉的脸上。下面那只考拉体型看着比上面那只大一些,却被踢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死死抱住树干拼命的哭叫。最终它被上面的考拉给踢下树,摔到地上继续哇哇大哭,上面的考拉犹不罢手,像没打过瘾一样,从树上缩下来,追着那只考拉又继续怼了两脚,才骂骂咧咧地重新爬上了树。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